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818|回复: 9

[原创] 相声的精气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音乐快板

甲  竹板一打声声高
乙   弦子一弹到咪骚
甲   音乐快板曲艺花
乙   接茬再弹来伐啦
合   高铁报捷门儿 门儿  门儿
     金鸡报晓哏儿 哏儿  哏儿
甲  好汉金鸡翅膀宽
     挡住雾霾使劲扇
乙   金鸡好汉爪子尖
     打地沟里抓出来贪官污吏教他们的丑态见见天  
甲    报晓的金鸡高音长
      三百里缠绕相声行
乙    报晓的金鸡歌入云
       点赞前辈侯宝林
合   侯宝林诞生整百年
     徒弟学生整一船
     威风凛凛辽宁号
     有飞机导弹跟大炮
甲   集中火力削腐败
     给合格公仆红花戴
乙   讽刺身边的不文明
     表扬见义勇为大英雄  
甲   徒弟品牌是马季
     德艺双馨和田玉
乙   关门弟子师胜杰
     举手投足赛兔儿爷
甲   自古虎子出于将门
乙   不负众望侯耀文
甲    青出于蓝侯耀华
乙   喜剧表演成大拿
合    一代宗师侯宝林
      工匠品格五彩云
      召唤三百六十行
      咬牙铆劲要争强
甲    侯宝林  相声的精
乙     节目健康老年轻
甲    侯宝林  相声的气
乙    敢亮血性顶天立
甲   侯宝林  相声的神
乙   说学逗唱全有魂
合     人不在了筋骨在
        长安街玉兰开不败
        人不在了豪情在
        音容笑貌那叫一个帅
        人不在了犟劲在
        铁杵磨针是家常饭当然就不奇怪
         人不在了创新谱子天天在
         切齿琢磨攒新招儿晾了以后接着晒
甲    侯宝林  他没走
乙     您前后左右瞅一瞅
甲     侯宝林还在台上
乙      您前后左右望一望
甲      侯宝林知感恩
         新中国 爱得深
乙       侯宝林良心讲
          心里装着共产党
合      一茬一茬侯宝林
        群猴蹿上南天门
        东南西北侯宝林
        总想出彩狠耕耘
        侯宝林微笑穿神州
        包袱甩给大丰收
        侯宝林朗笑进咱家
         门框突现牡丹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甲 竹板一打乒乒乓
乙 扯开嗓子唱新疆
合 一唱唱到了达坂城
宽宽的石路硬又平
甲 达坂城的大豆大
乙 新疆名牌走天下
甲 大豆的故事一列车
乙 咱检最棒的说一说
甲 一八七七光绪年
左宗棠大军上前沿
乙 论强盗英国有女王
说劫匪俄国有沙皇
合 英俄爪牙阿古柏
从中亚率兵入我国
杀我百姓占我城
左宗棠心头火熊熊
花甲老人奏章写
陕甘总督要把耻雪
讨贼大旗呼啦啦飘
慈禧太后给撑腰
抬着棺材来作战
岂容外寇将我犯
甲 达坂城 得解放
各族同胞凯歌唱
乙 誓死光复我河山
追剿当往吐鲁番
甲 粮草先行是定律
风雪阻住驼队在哈密
乙 驼队来自包头、张家口
最快也得仨月走
甲 一队一队全抛锚
风雪仍把天山摇
乙 大帅就地要筹粮
达坂城百姓齐帮忙
合 青黄不接四月六
家家户户炒大豆
甲 你家炒 我家炒
支援大帅将匪剿
乙 八万将士腰杆硬
外寇再凶也敢碰
甲 酥大豆 酥又香
倒入布袋身上装
乙 酥又香 酥大豆
吃着方便胜炖肉
合 不砌炉灶不烧柴
边走边嚼唱起来
甲 达坂城百姓忍饥饿
将士们拿下库尔勒
乙 达坂城百姓热泪出
将士们拿下阿克苏
合 达坂城大豆功劳大
作家写呦画家画
咱俩打板儿来夸赞
达坂城大豆金灿灿
金灿灿大豆传美名
大豆冠军在达坂城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牵头抗糖美天下
{音乐快板}

甲 紧打竹板慢拨弦
秧歌扭起来没个完
乙 友谊大道锣鼓喧
北京卫视养生堂口碑蹿上了天
甲 一见大家哈哈笑
乙 一打竹板呱呱叫
甲 一唱就是一大套
乙 一蹦三天不睡觉
甲 一看你模样吓一跳
  哪天变的新容貌
乙 前年得了糖尿病
浑身发软做恶梦
腿没劲 眼直晕
又吃药又打针
试纸用了有二斤
效果不显头发昏
去年满脸小红痘
丘陵摞着圪垯肉
黑白药膏抹了个够
养生堂节目胜药酒
才让我变俊不再丑
中秋过了到立冬
峻岭化作平原满脸荡春风
一方水土育一方神
甲 养生堂认准了咱的门
合 养生堂佛光亮
教咱们抗糖心花放
乙 真教授 真专家
真才实学顶呱呱
一堂课应该收您二百八
可是我一分也没花
不良嗜好得去掉
按时上床睡大觉
只要熬夜就作死
脸皮苍白嘴唇紫
不能久坐要锻炼
最好时常出点汗
别生气 别着急
战胜糖尿病没问题
养生堂本事特突出
甲 本事之一是润肤
乙 润得我乐破了肚皮又想哭
昨日还是八戒猪
今日成了何仙姑
前天还是牛魔王
今天赛过扈三娘
甲 高兴到家你流热泪
养生堂节目大宝贝
乙 坑人骗人洋面膜
黑心商贩是毒蛇
让你美白把你钱抠
禁用的药剂往里掫
教你脸皮变搓板儿
一天转换十二色儿

养生堂是奇葩
与人为善谁不夸
请您赶紧走过来
找不见沙尘跟雾霾
乙 蓝天蓝 白云白
四季鲜花列成排

合 养生堂功劳大
牵头抗糖美天下
众人拾柴火焰高
小锣大鼓一起敲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灶           王              爷
       音乐快板
甲 鸡年鸡叫倍儿响亮

乙  音乐快板特别棒

甲 冠子一甩哏儿哏儿哏儿

乙 脖子一挺特有神儿  

甲  竹板一打点儿碰点儿

乙   弦子一拨有板眼儿  

合 侯宝林老师一百岁

    仍然教育着后一辈  

甲 侯宝林相声爱心广  

乙 随便一铺满剧场

甲  侯宝林相声知识多  

乙    随便一撮满列车

甲 说一家之主是灶王爷

    户口本上没有真叫绝

乙  民族特色文化牡丹花

    喜鹊登枝叫喳喳  

甲  灶王爷 官儿最小  

乙  最接地气人缘好   

甲  灶王爷  版画儿像   

乙  山南海北不一样  

合 北京市  顺义区   

张镇的灶王爷靓丽数第一   

甲  神州的神 神州味儿

掌管咱百姓家中事儿

乙  他的岗位在厨房

慈眉善目胡子长

甲  管伙食 管炉灶

还管冰箱 下水道

合  家中事儿 他门儿清

    火眼金睛赛悟空

甲  墙上贴出老前辈
乙  大人孩子都敬畏
甲   你爱洋相你去出
乙   他爱洋闹他去哭
合   咱们爱的是国宝
    灶王爷镇宅怎能少

甲  一家之主特敬业
     说良心话特感谢
乙   故事分量准不轻
     仔细讲讲我想听
甲   烧上了水 出门走
     灶王爷瞪眼把我瞅
     赶紧转身将阀儿扭
     卡住了火灾血盆口
乙  心理作用真不小
     接受指导就是好
甲   高高兴兴过大年
     哥们儿约我去耍钱
      灶王爷咬牙把我拦
      这才没有上贼船
乙    倾家荡产是老话
      家破人亡谁不怕
甲    李四买官来行贿
      挤鼻子弄眼秀暧昧
      序曲就是十万三
       正戏还得翻六翻
       既然肉包子来打狗
       还在乎什么丑不丑
       灶王爷 胡子翘
        把我吓了一大跳
       现金转圈似手铐
       我脊梁沟里冷汗冒
       推走李四使劲喘
        一念之差忒危险
  乙   保驾护航灶王爷
       爱憎分明真俊杰
   合   健康的民俗是接力棒
         代代相传不能忘
 楼主| 发表于 2017-2-2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甲 一见大家哈哈笑
乙 一打竹板呱呱叫
甲 一唱就是一大套
乙 一蹦三天不睡觉
甲 紧打竹板慢拨弦
秧歌扭起来没个完
乙 扭秧歌不如唱京剧
琴声配合嗓音多有趣
甲 不知道你要唱哪一段儿
乙 想弹哪段儿您随便儿
甲 打算在这儿亮亮腕儿
乙 跟着您的过门一趟线儿
甲(弹)
乙 (唱“我家的表叔”)
甲(白) 父亲的兄弟——
乙 (白) 伯伯、叔叔
甲(白) 父亲的姐妹——
乙 (白) 姑姑
甲(白) 那,表叔——
乙 (白) 爷爷姐妹的儿子,比父亲的年龄小。
甲(白) 长辈有兄弟姐妹——
乙 (白) 咱们才有了如此多的称谓。
甲 一看你模样吓一跳
  哪天变的新容貌
乙 去年满脸青春痘
丘陵摞着圪垯肉
药片药面儿吃了够
丘陵成了峻岭真难受
第二个宝贝肚子里有
才让我变俊不再丑
心情舒畅美容功
红光满面特轻松

甲 两个娃娃就是好
不孤单 能赛跑
乙 小哥俩 小姐俩
甲 比着机灵不犯傻
乙 小兄妹 小姐弟
甲 大疼小 多亲密
乙 怀上了老二特得意
甲 让你由丑变美丽
乙 昨日还是八戒猪
今日成了何仙姑
前天还是牛魔王
今天赛过扈三娘
甲 注意休息保养好
乙 迎接第二个小宝宝
 楼主| 发表于 2017-2-11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俏阿Q , 是老子,
打肿脸,充胖子;
狠巴结,洋鬼子,
败家子、兔崽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梁厚民40年前的合作者,今日,依他的在天之灵,代表他给北京、天津的同仁们鞠躬喽:请把此节目——相声的精气神,唱与侯宝林老师诞生100周年!
乌鲁木齐市 左增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乐开花,我切哈密瓜!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侯宝林老师诞生100周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0 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世不明的侯宝林,就像马克·吐温笔下的哈克贝利·费恩一样,打一上来就垄断了解释自己“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的权力。毫无征兆地,他的审美就偏离了他那个阶级里的其他人,直奔艺术的方向而行。只是我们都知道,这跟他被确立为大师、大艺术家有关,是时务所迫,而他的聪明善学、敏于应对,则使得他当得起这份沉重的差事。
很难想象侯宝林没碰过所谓的“荤活”。天桥出来的人,哪有不会这一手呢?你给贩夫走卒演《阳平关》、《夜行记》能行吗?不论古今中西,要想圈粉拉观众,总少不了夫妻行房、男女偷腥、生殖繁衍乃至屎尿屁的话题。《笑林广记》里像“被贼”这样的笑话寥寥无几,六七成都是拿下三路做文章。对这些,从那个时代过来的相声艺人,焉有不会之理。
不说别人,马三立就是有一肚子荤活的,遇到熟人好友,或者身边站着自己喜欢的后辈,老爷子一时兴起:“我说个黄的,我说个你们没听过的,我们当年老说这个……”这是他们的“才艺表演”,故作神秘,透着得意。相声行里的绝活都是秘传的。侯宝林有没有这爱好,我实不晓得,但是,我相信他有另一个样子,跟艺人阶级的清寒感完全相反的样子。
相声是一种典型的江湖行业,你若没个混社会的样子,就别想立足。在天津,常连安开启明茶社,把儿子们一个个培养成相声艺人。“启明茶社”四字,听起来是多么端正的一个地方,实际上跟黑社会搅在一起,互为利用,利益均沾。也亏得常家老爷子机警,1949年后,他把本家子弟一个个送去参军,“小蘑菇”常宝堃还死在了朝鲜。在这样做的时候,常连安哪里还会考虑什么儿子们是否会因此辜负了身背的手艺,他只求一个太平。
现在听常宝堃仅有的几段录音,《打灯谜》之类,你会怀疑他是否徒有虚名。我常想,以常宝堃当年的名声,若是活着回来,有没有机会像侯宝林一样多产而高质呢?或者,能否在因侯宝林的存在而分出的“艺术相声”与“市井相声”之间,提供更多的选项呢?艺术与市井之间,干净与荤腥之间,一向是互相制衡的:郭德纲再火爆,也会有人说“看看侯宝林,那才叫艺术”,而侯宝林再受推崇,也会有人不屑地表示“郭德纲那种才叫喜闻乐见呢”。这种对立其实挺不错,依追求不同,收获也不一样:得到美名的人未必能久占市场,而市场的宠儿则总有“竖子成名”的嫌疑。

侯先生所改造过的相声,追随者寥寥,也只能寥寥,如沙漠里的涓流,若说其事实上已被市场化的相声逼到教科书和博物馆里去,恐怕也不为过。但是,侯宝林没有改造的、那些从艺人阶级里一手带出来的东西,就我所见,依然在相声行里延续着:不堪入目的拜师礼,推杯换盏的圈子文化,党同伐异的争斗气,斤斤计较的财迷心态,还有马克思当年最反感的,徒弟与师父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了,还都一一健在。侯宝林贵为大师,尚且不能免于这些陋习,相声圈的人更是少有自爱的。不过,这些人的可爱之处或许也在这里:他们都不愿轻易放弃那种长相气质,他们说,那叫本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2-15 21:55 , Processed in 0.237113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