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网友文集 刘大洋集 查看内容


试谈我理解的相声写作

作者:刘大洋


发布时间:2015-5-13 09:50|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3609| 评论: 65


我听相声的时间不算长,数量也不多,对相声的理解就更是肤浅。这几年虽说参加一笑春秋票房活动,勉为其难的写过几个段子,但都纯属业余水平。所以对于怎样写相声,写成什么样才叫好,我是没有资格谈的。只是这几年有幸接触过业内的老先生,也翻看论坛内各位前辈的高论。我自己写相声的时候,时常想起老先生和论坛前辈所提到的关于相声的种种,感觉思路开阔了许多。因而大着胆子写了这个题目,只是分享一下我的个人感受。
全文谈论的观点,其中大多数是对他人言论的总结,少数是我的个人理解。年深日久,我也不记得哪句话是谁说的,因此便不一一列明,还望原创者海涵。
苹果砸中了牛顿,之后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但伟大的是牛顿,不是苹果。如果我这篇拙文能起到一颗苹果的作用,那是我的莫大荣幸。

我目前能想到的有这几个话题:
一、试谈相声的主要矛盾
二、试谈相声的包袱设计
三、试谈相声的人物塑造
四、试谈相声的段落结构
五、试谈相声的捧逗关系
六、试谈贯口、快板、柳活等基本功
列这个提纲,只是为了防止自己犯懒。大话都说出去了,就算再不想动手,咬着牙也要写完。


一、试谈相声的主要矛盾

“主要矛盾”是我借用了马哲的一个术语,相声行话叫“驳眼”。但Bó Yăn究竟是哪两个字,我就完全不清楚。而且满嘴行话还有冒充内行的嫌疑,我就姑且称之为主要矛盾。
经典的相声往往都有着突出的主要矛盾。如《八扇屏》,是一个半瓶子醋的文人硬装学问家。风吹水面层层浪的上联,对万点坑的纠正,以及之后的大段贯口,表示“甲”其实有一些学问。而下联迟迟不出现,说明学问还不到家。而“乙”其实与“甲”很相似。能对出下联,却又不符合对联规矩,可见学问也很有限。这样的设置是非常合理的。两个半斤八两的伪文学家你来我往,矛盾清晰,效果明显。试想,如果“甲”真的一无是处,就成了纯粹的闹剧;如果“乙”成了真正的学问家,喜剧效果则会打折扣。
《报菜名》的主要矛盾,则是一个吝啬却又好面子的人怎样逃避请客。表面上是像让捧哏吃得更好,实际上从炖肉烙饼到干饭汆丸子再到窝头,菜越来越便宜。到最后听说只要说出菜名就算请客,就心安理得承认“我没钱”。“说大话,使小钱”,这是核心的矛盾。少了任何一个,效果都少了一多半。
这两段相声的一个共同之处,在于捧逗双方恰好是矛盾的两端,因此有着激烈的冲突。而有些相声虽然也存在矛盾,但只强调矛盾的一方,却缺乏矛盾双方的对攻。比如《多层饭店》,一方官僚作风严重,而“我”却只能逆来顺受,毫无反抗。再如《小眼看世界》,“我”不停的算计别人,而对方却高风亮节,不与我计较。缺少了矛盾冲突,这些相声的喜剧效果自然要逊色一些。
而另外一些相声则完全没有主要矛盾,这部分以80年代的歌颂相声为主。典型如《郝市长》,逗乐观众靠的是模仿售票员憋尿。再如《小鞋匠》,靠的是模仿结巴说话。讽刺相声其实也有类似问题,如《巧立名目》,实话实说,除了模仿奇怪的口音,真正立得住的包袱其实没几个。缺少了主要矛盾,包袱只能勉强挂在这个标题上,却生不了根。
说到相声写作上,我觉得应该是先有主要矛盾,之后再有相声。很多时候我们构思相声是先想到了一个题材,如谈论足球,庆祝奥运,抨击腐败份子,揭露社会乱象。但这些都不是矛盾,只是话题。奥运不是矛盾,热爱奥运而又好吃懒做才像是矛盾。腐败也不是矛盾,害怕公款吃喝曝光而又管不住嘴更像是矛盾。缺少了主要矛盾的结果,是写了一大段后却发现并不好笑,之后再人为添加各种小碎包袱,甚至靠三俗取胜。这个过程只会让人痛苦。

二、试谈相声的包袱

“包袱”这个词已经司空见惯,就不必借用其他的术语了。很多人说包袱就是笑料,按照我的理解,这两者是有区别的。笑料只强调结果,只要让人发笑的都是笑料。看到正在努力学步的婴儿,憨态可掬的宠物狗,或是穿了一身时尚服饰的老年人,我们都会忍不住大笑,但这些明显都不能说是包袱。
关于包袱,我认为对其最合理的总结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八个字。当然还要加上一点,就是要好笑。
包袱首先当然是意外的,对于想得到的结果我们不会有任何反应。但很多笑料也是在情理之外的。最典型的应是周星驰的无厘头风格,如《大话西游》中古代人说英语,用林青霞的名字命名,唐僧与妖怪的对话等,都很好笑,但并不合理。
典型的相声中的包袱是典型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比如侯宝林《醉酒》中醉汉拒绝爬手电筒的光柱,观众以为是醉汉还清醒,知道爬不上去,结果却是怕上去了之后关了手电再刷下来,完全出乎意料,而醉酒后荒谬的逻辑却又很符合现实。
再如马三立的《讲卫生》,当“甲”提到自己胖了两斤,观众会以为是加强了锻炼或者注意了饮食,结果却是半年没洗澡,听起来夸张怪诞,但又不是不可能发生。假如改成胖了20斤,虽然更夸张了,但损失和合理性,自然无法说服观众。
这两处包袱最大的共同点是,所有夸张的、荒唐的笑料,在出乎观众意料的同时,又都有着合理的铺垫和解释。而不好笑的包袱,则既没有超出观众的预期,更没有合理的解释。比如《速笑诊疗所》,除了李金斗骂人和孟凡贵出丑,几乎没有任何可笑之处。
除相声外,许多其他优秀的喜剧形式也采取了相似的结构。比如周星驰的新篇《西游降魔篇》,一改过去纯粹的无厘头风格,很强调铺平垫稳。其中文章跳艳舞一段,很认真的铺陈了舒淇不会跳舞、周秀娜教不会舒淇只能贴人形符咒,符咒从舒淇身上掉落等情节,夸张却又合理。期间穿插了杨迪头上喷血的小包袱,而这个包袱又是舒淇跳舞失败的必然要素,可以说安排十分巧妙。反观近年大多数港产喜剧,说跳就跳,不需要任何理由,显得无趣而老套。
另一个例子是宁浩的《疯狂的赛车》,其中吃骨灰的一段算是最爆笑的段落之一,而在这之前导演铺垫了黄渤师父离世、没钱安葬只能寄存在庙里、警察出现导致台湾黑帮交易失败、泰国杀手挂坠被抢并且意外冻死、墓地的黑社会送葬服务、黄渤着急逃亡而提前出现,误认为台湾黑帮是墓地的黑社会,而黑社会误认为黄渤是毒贩等情节。这些情节环环相扣,互相交织,包袱不断,而最终引出吃骨灰这一必然结果,离奇的情节令人捧腹,巧妙的构思更让人叫绝。
从以上这些例子可以看出,一个杰出的包袱除了有离奇夸张的结果,更应该有合理周密的铺垫。一个人在屋里全裸不是包袱,最多算是出丑。而像笑话中所说,一个人跟随秘书带回家,秘书说给他一个生日惊喜,在他以为桃花运来临之际,所有员工推着蛋糕蛋糕大喊surprise,而此人早已脱个精光,这才是合格的包袱。没有了铺垫,大概也就没有了包袱。



该贴已经同步到 刘大洋的微博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adako 2015-4-22 05:00
提议哏政部各级政委制定单行本便于群众学习。
我觉得说相声最大的难处就是要说人话的同时又不能只说大白话,这里有紧密的逻辑分析和推理,其实打牌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有俗话俚语也有演员的舞台用语,
引用 崔树恩 2015-4-22 06:25
刘大洋老师:作为业余作者能潜心研究相声理论,写出如此高深的论文,实在令人钦佩。这篇论文(部分)观点清晰明确,论证严密,举例充实,实用价值高,是我们初学者很好的学习材料。对初学者来说,很多人不太重视理论学习,更专注于写和听老段子,其实这是错误的。相声理论对写作实践是有很好的指导作用的,学好理论是写好相声的捷径,不研究理论难以提高。因为我过去是搞政治理论的,我知道学习理论的重要性。关于话题问题,我根据我写了两个月的相声所遇到的问题,我再提几个:1,相声选材问题,就是写什么的问题。2,写好入活到瓢过渡的”瓢把“问题。3,如何处理故事线和包袱线问题。4,如何提高“瓢"密度问题。5,如何让”底“把故事推向高潮问题。6,如何做到相声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同一问题。7,如何发挥相声讽刺性强的特点,反应现实生活的问题。我暂时就想了这么多,供你参考。
引用 任自言 2015-4-22 11:01
建议:把大洋同志的相声作品归拢归拢。把票房中大洋同志实践的相声作品搜集搜集,展演一下。这样能使大家深入理解大洋同志的相声创作理念。
引用 溜歌 2015-4-22 12:31
此件建议发至县团级(含),领导干部要认真带头学习领会贯彻执行,重点段落要求党员倒背如流,过目不忘。要把学习刘老师文章提高到是不是紧跟习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的历史高度。掀起一个牛哄哄的学习相声的新高潮。坚决抵制领导干部不说相声和相声不作为的歪风邪气。牢固树立不说可耻,说不可耻的社会主义美丽相声中国梦新观念。详细情况请看本台2频道《今日相声》栏目。
引用 崔树恩 2015-4-22 15:52
溜歌:你这《通知》的“前言”写得很有水平,既有高度,也有深度,还有广度,对深入推动开展学习刘大洋文章活动有深刻的、持久的政治作用。不过,有一点可以改改,“社会主义美丽相声中国梦”,可不可以改成“社会主义胡诌八扯中国梦”更好些?仅此请示,请批示。
引用 溜歌 2015-4-22 17:06
唉,拿捏分寸很重要,我这属于过头了。我觉得呢,论坛也许可以分为三种贴友,第一种非常严肃认真的探讨交流欣赏学习品味研究相声艺术,真的把相声当成学问,这是大师级的。第二种是埋头写作,勤奋笔耕,不畏艰难,契而不舍,不撞南墙,不到黄河,不见棺材,不见兔子,不断创作出新段子的贴友,是准大师级。第三种呢,就是我这样的,打枪一直找不到准星,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属于不上道的学徒级的,愁啊。
引用 恭喜恭喜 2015-4-22 18:26
您老可不是打枪找不到准星,您是哪儿不痒使劲挠哪儿,哪儿起哄哪儿有您老。
引用 溜歌 2015-4-22 20:06
瞎说,写110的地方不能挠。
引用 刘大洋 2015-4-22 23:03
崔树恩 发表于 2015-4-22 06:25
刘大洋老师:作为业余作者能潜心研究相声理论,写出如此高深的论文,实在令人钦佩。这篇论文(部分)观点清 ...

很多东西我想得并不明白,也不够了解,只是说说个人想法,交流以下:

1,相声选材问题,就是写什么的问题。
从现有现实的题材来说,相声应该是写什么都可以。如果考虑市场的反应,自然要写一些社会热点话题。不过我觉得,相比题材,“矛盾”要更加重要。一个典型的例子:刘奎珍曾把《画扇面》改成了《做大褂》,两者选材完全不同,而核心的矛盾是相同的。

2,写好入活到瓢过渡的”瓢把“问题。
瓢把是为了衔接垫话,而按照很多前辈的说法,垫话存在的原因是过去的相声园子没有节目单,而是通过几个垫话判断现场观众的喜好决定说哪段,即“把点开活”。现在节目单和报幕员一个都不缺,是否需要垫话和瓢把,我觉得主要看作者个人好恶。只要不是为了垫话而垫话,割裂其与正活的关系,应该就是合格的瓢把。

3,如何处理故事线和包袱线问题。
可能与很多前辈不同,我个人的观点是,这两者不应该分开。如果故事和包袱是两条线,相声就变成了讲一个故事,期间安插很多碎包袱。这样的效果也许不会差,但牺牲的是整体性。当然传统相声里全靠碎包袱的也有不少,比如《铡美案》。

4,如何提高“瓢"密度问题。
这个……不好意思,没懂。

5,如何让”底“把故事推向高潮问题。
这是我的短处。每次票房结束后都会有人这样评论:刘大洋这段相声还不错,就是底温了点。
之前王波海老师曾经就此发表过见解,我觉得很有道理,大意是:一段相声的底包袱如果与之前的包袱联系很紧密,就是优秀的底。线索埋得越远,就越是好底。具体网址记不得了,可以@王波海 问一下。

6,如何做到相声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同一问题。
我觉得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之前大饼曾评论,传统相声《学四省》反映的其实是民国时期山东、河北等地灾情不断、灾民大量涌入北京的情景(大意)。相声反映社会现状或者反映人性也许不难,但能够做到让人发笑,又有巧妙的设计,就难上加难了。我觉得这是大师干的活儿,普通人的心不必这么高。

7,如何发挥相声讽刺性强的特点,反应现实生活的问题。
我个人感觉,讽刺性最强的相声都不是最好的相声。过去相声演员在台上学盲人,都得说一句“瞎眼的都是我大爷”。普通百姓都不敢讽刺,还敢讽刺谁?都说讽刺相声好,我觉得好在解恨,而不好在好笑。一盘菜里放半筐辣椒,倒是刺激了,但不能说好吃。
引用 唧唧歪歪 2015-4-23 10:50
我一般先找底,底包袱安排好了,再往前倒推故事,当然,这是专指故事型的相声
引用 崔树恩 2015-4-23 11:10
刘大洋老师:你说的我大致明白。我提的几个问题有点大,不好回答,你回答的很具体,受益匪浅。现在有两个问题:一是关于矛盾冲突,我理解是甲乙矛盾,这要是在辩论体相声中好理解。而在故事性相声好像感觉不明显。我现在把乙当成甲的帮手,让乙帮助推动故事发展,怎么增强矛盾性没整明白。二是我提到瓢的密度问题。我没说清楚,意思是他们写小段的,有一个底包袱就完了,多了也表现出来。像我写了些大的,瓢又是主体,里面得有很多包袱,而且要有一定的密度,没有密度就容易写成对口词了。有时候感到困难的是,的提炼出一大串的包袱,不这么办不行。
引用 溜歌 2015-4-23 17:05
嘛玩儿,树老都专业级了哈,全是术语,越玩儿越大发,太厉害了。
引用 崔树恩 2015-4-23 19:03
溜歌:人家都是专家,你不讲行话,人家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你是不是看我装专家装的挺像,不知道的也以为我不是一般炮来。其实,我来了几天你知道,我有多少水你也知道,别跟别人说,让他们把我当成大家,哈哈!
引用 溜歌 2015-4-23 22:33
我得求姥爷给我整一个ps把我的头像和树老放一块,然后求树老签名。万一哪天树老火了呢,那时就要不着签名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引用 刘大洋 2015-4-23 23:16
dadako 发表于 2015-4-22 05:00
提议哏政部各级政委制定单行本便于群众学习。
我觉得说相声最大的难处就是要说人话的同时又不能只说大白话 ...

接着您的话茬瞎说几句。
有人说相声必须用北京话说,其他方言都算倒口。不过我个人觉得,从实际效果看,天津演员说天津话更容易赢得观众喜爱,奇志大兵在湖南要是说普通话/北京话估计也不会火。所以相声的语言应以观众更熟悉、更接受的语言为宜。所以在网络时代,年轻演员说一些网络语言大概也没什么不好。
引用 刘大洋 2015-4-23 23:19
唧唧歪歪 发表于 2015-4-23 10:50
我一般先找底,底包袱安排好了,再往前倒推故事,当然,这是专指故事型的相声

我觉得也因相声而异吧。“我没钱”、“我还没发财呢”、“在绳子上挂着呢”比较容易往前推故事,“我把牛宰了”估计就不太好推了。
引用 刘大洋 2015-4-23 23:32
本帖最后由 刘大洋 于 2015-4-23 23:33 编辑
崔树恩 发表于 2015-4-23 11:10
刘大洋老师:你说的我大致明白。我提的几个问题有点大,不好回答,你回答的很具体,受益匪浅。现在有两个问 ...

要不我还是说“驳眼”吧,行话就是要精练些。关于之前我认为的“矛盾”,我个人的理解,不是冲突,而是事情本身的荒诞性,是用有限的能力去解决超出能力的问题,是错位,是夸大,是拧巴……所以我认为不是让故事更矛盾,而是故事本身就是矛盾的。我出去吃早点,这个不矛盾。我兜里一分钱没有还想出去吃早点,这就矛盾了。官僚主义不矛盾,小偷也犯官僚主义就矛盾了。从10点钟开始努力不矛盾,愿望很多但眼高手低不付诸行动就矛盾了。我的理解,相声不应是先讲故事后加包袱,而是故事本身就是一个大包袱。
“瓢”指的是相声的主体,还是包袱?按我见过的行话,一般都说一段相声包括垫话、瓢把、正活、底,好笑的是包袱。我个人的观点是,包袱不宜刻意,有了矛盾的主题,包袱自然就有了。如果一段内容都没有包袱,说明这段不适合出现在相声里,或者荒诞性不够。当然为了现场效果也应加一些碎包袱,但我觉得底线是不能把观众代跑,不能影响主题。碎包袱就像味精,少放点提鲜,但没有拿味精当主食的。
引用 言之 2015-4-24 08:44
大洋,看了你写的这些,叫好儿的部分不标出来了,显得生分;就说这种梳理,就是一般人不琢磨的。
一以贯之是必须的,前前后后都得考虑到了才行,不能说相声这二十分钟里,前后矛盾,漏洞百出,懵年幼无知的妇女行,架不住时候。
一人能写微博,能写小品文儿,能写短篇小说,但是他驾驭不了长篇,那是他水平的问题。
能找准了着眼点,加诸自己的生活阅历和文化知识,把人性中的东西展现出来,就是好作品了。
我东一句西一句地乱说,其实,就是俩字儿:学问。学问决定了自己的层次也决定了自己作品的层次。
你那些“缺德”作品兴许名家们不上眼,说的什么呀?口齿不清,底包袱儿不炸。可但是呢,我就是爱听。因为什么呢,有学问,有人性的刻画。
敢说《西餐会》的主儿!你算算吧。
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这个。
“搞房地产还得跨海征东?”
哏儿!
引用 笑文 2015-4-24 08:51
刘大洋 发表于 2015-4-22 23:03
很多东西我想得并不明白,也不够了解,只是说说个人想法,交流以下:

1,相声选材问题,就是写什么的 ...

关于您说的第三点,我不是很赞成。《铡美案》的包袝与故事之间是有机的组合,不能说是两条线,毕竟包袝来自于故事的延伸,有调侃的意思,是对故事的一种歪批,这里有时是讽刺,有时是揶揄,有时是自嘲,有时又是赞美,类似于相声演员反串戏曲的滑稽京剧。不只这一段,所有的腿子活都依赖这一类的包袱。我觉得,只要运用的好,一样能出好作品。

查看全部评论(65)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2-17 08:26 , Processed in 0.209689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