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文本 对口相声 查看内容


酒迷

作者:佟雨田


发布时间:2015-3-4 11:50| 发布者: 海客| 查看: 9046| 评论: 0


按:此节目是由《棋迷》与《酒迷》两部分联缀而成。《酒迷》部分原系单独演出的传统节目。

甲:人嘛各有一好。
乙:各好一道,爱好不同。
甲:我们一般人在工作完了以后,一定是劳累啦,都想娱乐娱乐。 
乙:对。
甲:正当娱乐对人体健康方面有很大的帮助,对工作方面也有很多帮助。
乙:噢!有这么大关系。
甲:比如拿听相声来说,这也就是正当娱乐,看剧、看电影、打球、下棋,这些都是正当娱乐。这对于我们精神方面、工作方面、思想方面都有很大的帮助。
乙:那怎么见得哪?
甲:人有工作就得有娱乐,工作和娱乐有不可分离的关系。就拿一般人说吧,工作一天啦很累,下了班吃完饭没事,去听两段相声,相声是“喜剧”,你一听一乐,一天的疲劳全忘了,晚间回家睡觉休息,明天早点儿起一上班,能够多干活儿,多生产。 
乙:这是不假的,可是也不能说人人都爱听相声,也有爱别的娱乐的。
甲:对啦。有那么一句话说的明白:“好走东的不走西,好吃萝卜不吃梨,好听相声不听戏,好踢球的不下棋。”
乙:对。
甲:刚才我提到下棋,也就是下象棋,谁都好下两盘,那有点儿意思,虽然说三十二个棋子,倒是不多,可是要走起来千变万化,巧妙不同,一人一招数,一人一步棋。
乙:对啦,我也很爱下棋,有工夫我就下两盘。
甲:不但你爱下,我也爱下。要打算看某个人的棋不得如何,他只要一说话就能知道。
乙:那怎么能看出来哪?
甲:比如说:这屋里大伙儿都下棋哪,由打外边进来个人,几位抬头一看,进来这人是高棋,大伙儿准得让:“哎哟!大哥来啦,来来来!您下这盘。”
“不。我下不好,你们下,我在旁边学两招儿。”
甭问,这位是高棋,明着不得好,还跟大家说:“学两招儿。”
乙:不错,是高棋态度,很谦虚。
甲:还有一种人,一进门就冲大伙儿说:“有敢跟我下一盘的吗?” 
乙:这位怎么样?
甲:不怎么样。
乙:谁这样儿啊?
甲:我二大爷就这样儿。刚学会了什么叫“别马腿”,到哪儿在哪儿下,人家高棋一盘能下两三个钟头,我二大爷一个钟头下了六十八盘。
乙:可真不怎么高明。
甲:不但棋下不好,一看见人家在那儿下棋,他在旁边还要多说话。
乙:噢!支招儿。
甲:可是有一样儿,下棋真有烦支招儿的,旁边有人一支招儿,心里就不高兴。
乙:本来嘛,人家俩人下棋,旁边有人说话,人家心里是不痛快。
甲:有一天,家里吃饺子,我二大爷拿醋瓶子打醋去,走到半道看见人家俩人在树荫底下下棋哪.他不走啦,醋也不打啦,拎个空瓶子瞧上啦。
乙:瘾头儿可真不小。
甲:像那你看你的,别说话呀。他在旁边问人家:“你们俩谁不得好?”
这二位下得都不怎么样。一位说:“谁下得好?他三盘没开张啦!”
我二大爷说了:“哟!这么一说你不好啦,来!我帮着你。”
乙:啊!帮助胜家打败家?
甲:虽然说下棋输赢没什么,可是那位连输三盘啦,心里也有点儿不痛快,心里话:我连输三盘了,你不帮着我倒帮着他?抬起头来瞪了我二大爷一眼。
乙:那你二大爷哪?
甲:他一瞧冲那位说:“你看我干吗?那意思叫我帮你?输了连我一块输啊!我帮着他,再赢你三盘我还打醋去哪。来,来来来摆上摆上,咱们先走,当头炮!跳马,出车……”
乙:说上没完啦?
甲:那位心里真不痛快,也没心下,也不知是怎么啦,走了个漏步,他在旁边一看:“将!”又一盘。“明白这步吗?闷攻!” 
乙:这叫什么招儿啊?
甲:“来未来,快摆快摆,再赢他两盘我还打醋去哪!咱们先走,当头炮!”可把那位给气坏啦,也搭着喝了点儿酒,火儿也压不住啦,起来一把就把我二大爷的领手抓住啦,那手把瓶子抢过来,照我二大爷脑袋,啪的就一下子,把我二大爷打得直叫唤。
乙:打急了吧?谁让他支嘴啦!
甲:我二大爷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对人家说;“你怎么那么厉害,打人干什么?你不让说话我不说完啦,这你是打了我啦,你要打了别人行吗?你看看把脑袋都打破啦,把瓶子给我,你也太厉害啦。不让我说话,我走!”
乙:挨一顿打还不走!
甲:我二大爷一扭脸,回头用手一指:“二哥,拱卒!”
乙:啊?还说话哪?这毛病可不好。
甲:谁让他爱好哪?挨了一顿打,临走还叫人家“拱卒”。你说这算毛病不?
乙:我认为这是毛病。
甲:不算不算,这是他喜欢,那位要不喝酒哪,也不至于打他一瓶子。
乙:对啦,这喝酒是容易惹祸。
甲:也不然,有不少人都喜欢喝两盅。甭说别人,就连我都喜欢喝两盅。不过这喝酒可得注意。
乙:那有什么注意的?会喝就喝,不会喝就不喝。
甲:那不行!会喝也得注意,也得留神,你要是不留神,也容易出毛病。
乙:那怎么留神哪?
甲:我出个高招儿,你要会喝酒,你就按我这方法喝,喝一辈子也喝不出毛病。
乙:那得怎么喝哪?
甲:比方说,你有三两的量你喝二两,留他一两量,做事干活儿都耽误不了。
乙:对!这是办法。
甲:你有二两量,你喝他四两半,那非喝出毛病不可。 
乙:喝酒都有什么毛病?
甲:那毛病可多啦,喝完酒有好骂街的,有好睡觉的,有好哭的,再厉害喝成酒迷的,要喝成那样儿,什么事也办不了啦,跟废物一样。
乙:你说这个喝完酒有骂街的,不假,是有,他那是喝醉啦。
甲:没听说过。我也喝醉过,醉了的时候看得出来,眼睛发愣,脚底下没根,说话舌头根子发硬,心里照旧明白。那好骂人的,那都是装醉,他净骂人家不写自个儿,多会儿你看有喝醉了骂自己的:“哎!你们看我多三八蛋啊!”有这样儿人吗?
乙:没看见过一个。
甲:都是装醉骂人家,走到街上哩啦歪斜的,还说哪:“你们谁敢惹我?”
乙:嗬!
甲:真有好事的,过去啪就一大嘴巴子:“我敢惹你?”
乙:他哪?
甲:“谁敢惹咱俩?”
乙:嗐!要再来一个哪?
甲:那就造反啦。这纯粹是借酒装疯。
乙:这毛病可不好。您说还有好睡觉的怎么样?
甲:这还不要紧,喝多了躲哪儿就睡啦。
乙:还有那好哭的哪?
甲:凡是喝完酒好哭的,他一个人不喝。
乙:怎么?
甲:他哭着没劲,他找伴儿。谁知道他有这毛病,谁也不敢跟他在一块儿喝。
乙:谁没事爱听哭哇!
甲:“兄弟!走啊,咱俩喝一顿去!”
乙:那位哪?
甲:“不,不去!”
乙:怎么不去哪?
甲:“大哥,我说您可别生气呀。您喝完酒好哭。”
“胡说!今儿个你跟我去喝去,喝完了我要哭我请客,我要不哭哪?”
“大哥,今几个你要不哭我请客。”
“走!”二位来到酒馆儿:“掌柜的!来半斤酒,来盘儿花生仁,来盘儿爆肚儿!”这位把酒壶拿起来啦:“兄弟!来满上!干一杯!我哭了吗?”
乙:啊,没哭。
甲:那头一杯能哭吗?您忙什么哪!“来!干了这一杯!我哭了吗?”
乙:没有。
甲:三杯酒一沾嘴唇,这回要来劲儿:“兄弟,别听他们的,说我喝完酒好哭,那是我早先,有毛病得改,有那么句话,人不伤心不掉泪,树不扒皮不能死,那是我伤心。我不愿意哭(哭音),那是我心里憋屈啊。兄弟!你看……我……哭……了……吗?……”(哭相)
乙:啊!还没哭哪?
甲:倒不如哭出来痛快。
乙:这毛病可太厉害啦。
甲:这还不算最厉害。
乙:喝酒最厉害的毛病是什么?
甲:就是酒迷。
乙:我可没看着过酒迷什么样儿。
甲:我可看着过。说起来可有些年啦,我那年也就十几岁,我们有一家街坊,是亲哥儿俩,他哥哥烟酒不动,他兄弟就是酒迷。
乙:他这酒迷喝成什么样儿哪?
甲:睁开俩眼就喝,酒瓶子不离手,一天迷迷糊糊的,什么也干不了啦。
乙:这人可真成废物了。
甲:他哥哥也为难:“我这兄弟怎么办哪,什么事他也做不了啦。成天喝酒,我们家这点儿家底儿这不几年就喝光啦!”后来他这哥哥想出一个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他给酒迷说了个媳妇。
乙:这主意倒不错。
甲:他的意思是酒迷一贪妻恋子就不能喝酒啦。没想到把媳妇娶过来一年多,他都没跟媳妇说过话,还是成天喝。 
乙:他这酒可贪得太厉害啦。
甲:他哥哥又想出一个办法来,我再最后劝他一次,要是听劝就动过来啦,劝不过来我再想别的主意。
乙:他怎么劝他?
甲:明面劝不行啦,他成天迷迷糊糊,可是他们哥儿俩都有文化,他哥哥一想:干脆,我在他睡觉那屋的墙上写一首诗,他看了就许把酒戒了。
乙:他这首诗什么意思哪?
甲:意思就是劝兄弟别再喝酒啦。
乙:这首诗头一句怎么写的?
甲:“劝弟休饮瓮头春。”
乙:这句话怎么讲?
甲:说我都不好意思说啦,我劝你休饮,就是别再喝,瓮头春就是酒,就是劝兄弟别再喝酒啦。
乙:二句哪?
甲:“多置绫罗穿在身。”
乙:这怎么回事儿?
甲:有钱你别再喝酒,多买点儿好衣裳穿。
乙:三句?
甲:“我弟不信街上看。”兄弟呀,你上街瞧瞧去。
乙:四句?
甲:“远看衣裳近看人。”这四句诗,在从前旧社会还是四句大实话。
乙:那是不错。
甲:第二天酒迷醒啦,抬头一瞧,墙上有一首诗,他一边瞧一边念:“劝弟休饮瓮头春,多置绫罗穿在身。我弟不信街上看,远看衣裳近看人。”
“噢!这是我哥哥写的。好!我给他对四句。”他又在墙头上写了四句。
乙:他这四句是怎么写的?
甲:他这四句差点儿没把他哥哥鼻子气歪了。
乙:他怎么写的?
甲:“小弟偏饮瓮头春”,不让喝偏喝。“不置绫罗穿在身”,不穿。“有朝一日我死去,不死衣服光死人。”我人要死了啊,那就完啦,活一天喝一大。他哥哥一瞧啊气坏啦。
乙:本来气人嘛。
甲:后来他哥哥没旁的主意啦,想了一个绝招儿,你不是好喝吗,我让你喝个够。他买了一口头号大缸,有一人多深,装满一缸酒,又预备了一扇磨,还是个上扇,看得出来,上扇有一个窟窿,那是漏粮食用的,预备了一个板凳,又找来了八个愣小伙子,他跟这八个人说:“你们看着,等酒迷回来,只要他趴到缸沿上一喝酒,我冲你们一努嘴儿,你们就下手把他扔到缸里,人命案我打,你们甭管。去吧!你们都藏好喽。”
乙:这招儿可真绝!
甲:不大工夫,倒霉的酒迷晃晃悠悠迷迷糊糊的回来啦,他哥哥问他:“干吗去啦?”
“喝酒去啦。”
“喝多少?”
“二十多斤。”
“还喝喝?”
“有就喝。”
“走,跟我来!”这酒迷可要上当,哥哥把他带到后院,来到大缸旁边,说:“兄弟,你不是连喝吗?这缸里都是酒,喝吧!”
酒迷说:“我也够不着啊。”
“那不旁边有板凳吗?”酒迷站在板凳上一哈腰,趴在缸沿上就喝上啦,一口、两口、三口,他哥哥冲这八个人一努嘴儿,这八个人也真愣,过来一拽酒迷脚脖子,扑通一声就扔缸里啦,八个人把那扇磨往上一盖,他哥哥由打腰里掏出一张封皮往上一贴,说:“我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把这封皮揭了,我让你们一道去。去吧,你们都睡觉去吧!”
乙:这可是人命案子呀!
甲:别人都睡觉去啦,他哥哥没睡,来到酒迷媳妇屋里,说:“弟妹,我有一件事对不起你。”
“哟!什么事对不起我?”
“酒迷死啦!”
“哎哟!他怎么死的?”
“让我拿酒泡死啦,明人不做暗事,人是我让给泡死啦,现在有三条道,随你便挑,头一条咱俩打官司,人命案由我打,与你不相干;第二条,你再嫁人我把家产分给你一半,爱嫁谁嫁谁,我还不管;三条道你守着,你要愿意守哪,由今天起你就是咱家当家人。三条道由你挑!”
酒迷媳妇一听,说:“这不是你已经说了三条道啦,我琢磨琢磨,有什么话明儿再说吧。大哥您回去歇着去吧。”
乙:这是什么意思哪?
甲:酒迷媳妇这么想:一日夫妻百日恩,酒迷死得冤啊。我得买点纸烧烧,祭奠祭奠他,往后的事明儿再说。自己买了点儿纸,就奔后院来啦,一抬头看见这口大缸,心里这难过啊,心里话:酒迷叫他哥哥拿酒给泡死啦。你猜这酒迷死了没有?
乙:死啦。
甲:没死。
乙:怎么没死哪?
甲:那八个人一扔他呀,把他头冲不栽缸里啦,他一翻身站起来啦,盖磨盘他也没言语,这回他在缸里倒得劲啦。
乙:怎么倒得劲啦?
甲:他在缸里头左一口右一口,转着弯又一口,喝得正美哪,他隔磨眼一听,外头有人在哭哪。
乙:是谁在哭哪?
甲:他一听,听出来啦,是他媳妇哭。他媳妇越哭越难过,越难过越哭,一边哭一边叨咕,叨叨咕咕说了四句诗。 
乙:她这四句诗是什么意思?
甲:是埋怨自己的丈夫。
乙:她怎么说的?
甲:“大哥劝你你不听,将你扔在酒缸中,要得夫妻重相见,除非南柯一梦中。”媳妇说完了刚要走,这回酒迷可沉不住气啦,把手由打磨眼里伸出来,嘴里说:“别走!我给你对四句。” 
乙:怎么着?
甲:酒迷在酒缸里对了四句诗。
乙:这四句怎么说的?
甲:“贤妻不必泪悲哀,哥哥封皮别揭开,你若念我夫妻义,赶紧送点儿酒菜儿来!”
乙:啊?
甲:还喝哪!
(佟雨田述)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0-19 00:35 , Processed in 0.142321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