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中华曲艺 中华评书 查看内容


昙花一现的民初通俗教育研究会初探

作者:贾蕊华


发布时间:2013-12-17 13:09| 发布者: 海客| 查看: 6378| 评论: 13


提要:近代城市兴起并进一步发展,爱国知识精英掀起了一场旨在规范人民文化生活的通俗教育运动。这场运动是在晚清“开民智”历史课题的继续,也为知识分子走向大众提供了范式和基础。

关键词:资产阶级、通俗教育、小说、戏剧、演讲、评书

一、通俗教育研究会在中国兴起的历史渊源及概况:


  我国的通俗教育思想源自于19世纪末的日本,以“开民智”为目的。“通俗教育之办法不一,若报纸书画剧场公园博物馆图书馆动物园植物园等”[2] ,主要是通过戏剧评书演讲等社会文化形式“随处施通俗教育以匡正其身心之劣点”[3]。它就是通过浅显易懂的教育方法和内容对大众进行的教育,以达到移风易俗,改良社会的目的。而“东西各国的通俗教育多为小学毕业,而就职业者施之。俾其对国家社会责任亦能理会明确且躬行实践”[4]。中国的通俗教育肩负救亡和国家重建两项使命。据1904年12月3日《大公报》记载河北保定的官绅谷钟秀等人援引日本通俗演说之例,设立茶话所,以推广通俗教育,并主张从戏剧开始。自戊戌变法严复“开民智”的思想开始实践.1900年之后《论开民智以演说为最》、《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论开民智普及之法首以改良戏剧为先》等言论大量出现。1904年《移风易俗议》文中提出了改良纸话、小说、改编戏剧、以新小说改良评剧等观点。1905-1906年民间自办的阅报社在全国各地出现。清政府官员也开始注意到“开民智”的必要性。山西巡抚赵尔巽1902年提出“学堂之效必在十年以后,不如白话演讲之力,敷陈甚浅,收效弥多”[1] 。广东潮州知府吴荫培因受日本戏剧演出的感化,在新政革新的建议中提出改良戏剧以感化下流社会的观点。四川总督岑春煊首先采用了“劝诫缠足”的白话告示,学部也鼓励用白话和小说编写讲本。在警察制度建立后,各种关系民生的白话告示、演讲大量的出现。清末预备立宪、地方自治赋予白话和演讲下层社会政治启蒙的意义。
  辛亥革命后,知识分子“开民智”的重担并不因清王朝的颠覆而终结。我国通俗教育会于1912年4月28日成立于江苏,同在上海召开的第四次会议决定创办通俗教育研究会杂志和创立通俗教育品制造所(活动影片幻灯制作所),1915年教育部公布通俗教育会章程,1917年通俗教育研究会附设于教育部内,会长由教育次长兼任,各股干事均由会长推定,各股主任暨会员均由部指派,它的制度化标志着它成为国家正式的教育机构和正规的教育途径, 1918年全国各省通俗教育会达23个。1919年《通俗教育丛刊》出版,并出版了通俗教育报。从1915――1924年间,国民政府颁布了许多针对性的法规,并对通俗教育的成果坐了大量的统计和总结。但随着军阀间硝烟四起,温和的通俗教育不能满足社会革命的需求而悄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的历史功绩并不褪色。

二、通俗教育研究会的主要活动和作用:

  通俗教育研究会工作主要分三股,小说股,戏剧股、讲演股。
  小说股主要负责新旧小说的调查、编辑改良、审核等工作。1904年梁启超《新小说》创刊提高了小说的社会功能和地位。通俗教育会主要功绩是确定了小说评选的标准“宗旨纯正有益于国家社会者,思想优美有益于世道人心者,灌输科学智识有益于文化发达者,文词优美宗旨纯正者”[5],斥责了封建,淫秽书刊,并将西方现实主义文学向全国推广。“小说与教育有密切之关系,往往有寝馈其中而获得知识者。昔时尚无人注意此。近日西学输入,翻译彼帮小说,日渐繁多国人稍稍注意”[6]。被列为上等书目的小说多为提倡创业精神和有关外国的政治历史纪实小说。这些措施使西方现实主义文学与中国的大众文化结合,并且具有政治功效性,启蒙了市民的民族民主观念,加速了近代政治意识民众化。
  戏剧股主要负责对戏曲和评书的审核、改良等活动。日本的田仲一成先生认为16世纪以后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社会阶层的分化,戏剧的演出内容和观赏对象已经出现了“雅”“俗”两种趋势。清末以陈独秀1904年《论戏剧》改良的观点最为成熟。蔡元培先生认为“演讲能转移风气,而听者兴会。小说之功,仅能收之精通文艺之人。固二者所收效果,均不若戏剧之大”[7]。通俗教育会1918年3月11日成立戏剧研究社,实践了清末戏剧改良的观点。他们对民间剧本进行收集整理,并进行戏剧理论的专门研究,确定新时代编剧的标准,重点是处理戏剧的雅俗关系,也就是将西方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引入戏剧的问题,结果使戏剧的社会功能由封建教化变为反映民众现实生活。其次提高了妇女在艺术领域争取平等地位。天津南开学校所编《一念差》剧本的演唱者宋风云获得第一个女伶奖。近代戏剧改良运动从本质上讲,就是力图挣脱封建社会的羁绊。
  评书因其脱胎于稗史和白话表达方式被封建士大夫轻视。但正因为其白话的特色被清末知识分子用来开启民智,“各处说评书的日以说书糊口,感人最易,不如召此项人限一个月教以新小说另其随处演说……比立一座师范学堂的关系不想上下”[8] 。随着新文化运动的推进,“评书入人最深,感人最捷,移风易俗亦与有力,实与社会教育至有关系,就通行评书加以改善并增选资料稗有益于世道人心,为社会教育之辅助”[9],评书研究社于1918年6月23日成立,由通俗教育研究会发给经费,并以评书人之常识与评书材料两项为改良标准。评书由草民艺术升入了国家艺术的殿堂。“戏剧词曲于通俗教育关系至钜,尽戏剧非于公共场所集合多人不能演唱而词曲则不拘场所,不论人数虽一人亦可奏演登场入室”。词曲研究社于1917年成立,词曲同样得到了改良。此外,通俗教育会还对当时中国的地方礼俗进行调查和整理,“非惟足以为异日改良风俗之资,抑亦修志书者之一”[10],这成为五四运动时期整理国故运动的先声,是近代以来知识分子认真地对大众文化进行审视和深入研究。
  讲演股负责讲演,画报、白话报的审核等,。据1918年教育部统计,奉天有410处演讲所,居全国首位。全国平均每周演讲三次,每次平均听众在30-40人之间。设备先进,主题新颖的巡回演讲影响力较大,全国平均听讲人在80――50人之间。京师模范教育演讲所巡回演讲听讲人数自民国五年至七年,每年平均约二十一万六千余人。近代演讲从制度、内容、形式等方面与清代封建的宣讲区别开来。近代市民生活的变化急需要现代生活的知识。演讲规则中规定了“鼓励爱国”,“提倡实业”,“灌输常识”,“启发美感”,“注重体育”,“劝导卫生”[11]。它以史地、法律、卫生、教育等知识为主题,以白话文来宣传科学,市民近代化素质业得到了提高。演讲成为后来中共政治宣传的主要方式。

三、通俗教育研究会昙花一现的评述:

  通俗教育研究会开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也是新文化运动的一个具体的实践。它以白话文为语言工具,通过小说、戏剧、讲演、评书等形式贯穿了新文化运动的核心精神,在意识形态领域实现由传统的封建意识形态向具有科学与民主精神的近代启蒙思想的转化。尤其对教科书、小学修身做法挂图和戏剧等进行了白话文的改进,并且出版了《白话演讲指南》等书籍,“以提倡道德浚发智慧且说明浅显图会精良合通俗教育之旨理”[12]。它是社会教育的一种特殊形式,很事宜中国社会的文化基础,比其他办夜校、识字班之类的社会教育见效更快,是精英文化走向大众文化历史轨迹中的一个重要链接。这些举措对“五四”知识分子走向民众运动有直接的推动作用。虽然通俗教育研究会对许多民间艺术的认识存有偏颇,但这并不影响其对近代城市生活和精神文明产生的深远影响。通俗教育实质就是资产阶级在共和制之下进行的文化建设,以替代封建文化的统治地位。它的出现和匿迹都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辛亥革命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首要任务是维护共和制和救亡图存。福建龙溪通俗教育会函请本会指示办法文中“通俗教育乃目前救国之展图”。民国初期,中国正在由传统农业社会向近代工业社会转化,人的生存和谋生方式多样化引起谋生与道德、谋生与国家关系的变化,通俗教育研究会是以“卫生、谋生、公众道德、国家观念之四主义”[13]为宗旨。蔡元培先生认为“今通俗教育研究会之设,所研究者即此使不平者渐跻于平之意也”[14]。
  但通俗教育研究会在中国也难以真正的落土生根。近代中国由于殖民经济和封建割据的存在,全国性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全国性的资产阶级文化组织没有形成,各处的工作分散无章,所以它不可能将占人口多数的农民和近代城市化中的流民纳入通俗教育当中。从通俗教育研究会实践活动的内容、对象、和效果、影响范围来看,它是想通过城市大众文化向外辐射达到教育民众的目的,由于它的辐射力因缺乏政府的主导和深厚的文化基础而减弱。动荡分裂的军阀政权无法给这样宏大的社会教育保供障。通俗教育研究会由于资金缺乏,会员们工作纯属义务,他们寄希望于和平后的教育发展,但“国内南北战争直接受军事影响,国外则欧战连续间接受经济影响,欲求教育之发达诚为困难。”[15] 所以它追求的救亡和文化重建两大历史课题都没能完成。

参考文献:

[1][8]李孝悌 清末的下层社会启蒙运动[M]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1年,第96页,第69页。
[2] 贾丰臻.予之教育观.教育杂志[Z].第四卷六号.第135页..
[3] 贾丰臻.今后之教育界.教育杂志[Z].第四卷六号.第125页..
[4]南通通俗教育.教育杂志[Z].第四卷十二期.第89页..
[5]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三辑:文化.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52页..
[6][7][14] 蔡孑民 在北京通俗教育研究会演说词[N] .东方杂志第14卷第4(1917-4-15).
[9][10][12][15] 通俗教育研究会辑.通俗教育研究会第四次报告书[ Z].民国7年石印本,文牍一•十,议事录三•九,文牍二•七.,记事二•二.。
[11]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三辑教育.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824页。本段文章数字来本书第560-720页.
[13] 通俗教育发达之动机.教育杂志四卷六期[ Z] .第39页.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海客 2013-12-16 13:31
  也只是读到过这个“评书研究会”,没有详细资料。晚上回家查查那本中国评书史的专著。
  这类自发的行业公会,一般是行业因社会变故面临生存危机,或者江湖上行业间倾轧,行业出于自我提升或自我保护的需要应时而立。一旦生存环境纾解,则行业内的内耗大于外界的压力,公会就没有存在的基础了。50年代的相声改进小组也大致如此。
  如今的曲协,随着文艺体制的转轨,似乎基本不能对行业行使约束管理,只是因为官方支撑而存在。也不知还能存在多久。@半农
引用 半农 2013-12-16 16:43
海客 发表于 2013-12-16 13:31
  也只是读到过这个“评书研究会”,没有详细资料。晚上回家查查那本中国评书史的专著。
  这类自发的 ...

快了,早晚的事儿。
引用 海客 2013-12-16 21:21
回吃哥,刚查了手头的资料,在一本戏曲曲艺辞典上找到了“评书研究会”这一词条,作者王决。据查证,百度百科词条内容,就是来自该辞典,一字不差。这是我唯一能查到的文字。
引用 任自言 2013-12-16 22:22
本帖最后由 任自言 于 2013-12-16 22:39 编辑

回家查书。汪景寿、王决、曾惠杰合著《中国评书艺术论》,第297页,潘诚立条目,1918年北京成立第一个评书艺人组织—评书研究会。潘为会长,在他的主持下,对当时北京流行的几十部大书做了鉴别,确定了二十九部大书为推荐上演书目,该会促进了北京评书艺人的团结和艺术交流。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6 22:36
海客 发表于 2013-12-16 21:21
回吃哥,刚查了手头的资料,在一本戏曲曲艺辞典上找到了“评书研究会”这一词条,作者王决。据查证,百度百 ...

谢海先生!
我对民国初期为什么要搞这个组织的缘由找到了一点资料,随后贴出来。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6 22:37
任自言 发表于 2013-12-16 22:22
回家查书,汪景寿、王决、曾惠杰合著《中国评书艺术论》,第297页,潘诚立条目,1918年北京成立第一个评书 ...

谢书记!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6 22:39
昙花一现的民初通俗教育研究会初探

                           贾蕊华

提要:近代城市兴起并进一步发展,爱国知识精英掀起了一场旨在规范人民文化生活的通俗教育运动。这场运动是在晚清“开民智”历史课题的继续,也为知识分子走向大众提供了范式和基础。

关键词:、资产阶级、通俗教育、小说、戏剧、演讲、评书、

一、通俗教育研究会在中国兴起的历史渊源及概况:

我国的通俗教育思想源自于19世纪末的日本,以“开民智”为目的。“通俗教育之办法不一,若报纸书画剧场公园博物馆图书馆动物园植物园等”[2] ,主要是通过戏剧评书演讲等社会文化形式“随处施通俗教育以匡正其身心之劣点”[3]。它就是通过浅显易懂的教育方法和内容对大众进行的教育,以达到移风易俗,改良社会的目的。而“东西各国的通俗教育多为小学毕业,而就职业者施之。俾其对国家社会责任亦能理会明确且躬行实践”[4]。中国的通俗教育肩负救亡和国家重建两项使命。据1904年12月3日《大公报》记载河北保定的官绅谷钟秀等人援引日本通俗演说之例,设立茶话所,以推广通俗教育,并主张从戏剧开始。自戊戌变法严复“开民智”的思想开始实践.1900年之后《论开民智以演说为最》、《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论开民智普及之法首以改良戏剧为先》等言论大量出现。1904年《移风易俗议》文中提出了改良纸话、小说、改编戏剧、以新小说改良评剧等观点。1905-1906年民间自办的阅报社在全国各地出现。清政府官员也开始注意到“开民智”的必要性。山西巡抚赵尔巽1902年提出“学堂之效必在十年以后,不如白话演讲之力,敷陈甚浅,收效弥多”[1] 。广东潮州知府吴荫培因受日本戏剧演出的感化,在新政革新的建议中提出改良戏剧以感化下流社会的观点。四川总督岑春煊首先采用了“劝诫缠足”的白话告示,学部也鼓励用白话和小说编写讲本。在警察制度建立后,各种关系民生的白话告示、演讲大量的出现。清末预备立宪、地方自治赋予白话和演讲下层社会政治启蒙的意义。

辛亥革命后,知识分子“开民智”的重担并不因清王朝的颠覆而终结。我国通俗教育会于1912年4月28日成立于江苏,同在上海召开的第四次会议决定创办通俗教育研究会杂志和创立通俗教育品制造所(活动影片幻灯制作所),1915年教育部公布通俗教育会章程,1917年通俗教育研究会附设于教育部内,会长由教育次长兼任,各股干事均由会长推定,各股主任暨会员均由部指派,它的制度化标志着它成为国家正式的教育机构和正规的教育途径, 1918年全国各省通俗教育会达23个。1919年《通俗教育丛刊》出版,并出版了通俗教育报。从1915――1924年间,国民政府颁布了许多针对性的法规,并对通俗教育的成果坐了大量的统计和总结。但随着军阀间硝烟四起,温和的通俗教育不能满足社会革命的需求而悄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的历史功绩并不褪色。

二、通俗教育研究会的主要活动和作用:

通俗教育研究会工作主要分三股,小说股,戏剧股、讲演股。

小说股主要负责新旧小说的调查、编辑改良、审核等工作。1904年梁启超《新小说》创刊提高了小说的社会功能和地位。通俗教育会主要功绩是确定了小说评选的标准“宗旨纯正有益于国家社会者,思想优美有益于世道人心者,灌输科学智识有益于文化发达者,文词优美宗旨纯正者”[5],斥责了封建,淫秽书刊,并将西方现实主义文学向全国推广。“小说与教育有密切之关系,往往有寝馈其中而获得知识者。昔时尚无人注意此。近日西学输入,翻译彼帮小说,日渐繁多国人稍稍注意”[6]。被列为上等书目的小说多为提倡创业精神和有关外国的政治历史纪实小说。这些措施使西方现实主义文学与中国的大众文化结合,并且具有政治功效性,启蒙了市民的民族民主观念,加速了近代政治意识民众化。

戏剧股主要负责对戏曲和评书的审核、改良等活动。日本的田仲一成先生认为16世纪以后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社会阶层的分化,戏剧的演出内容和观赏对象已经出现了“雅”“俗”两种趋势。清末以陈独秀1904年《论戏剧》改良的观点最为成熟。蔡元培先生认为“演讲能转移风气,而听者兴会。小说之功,仅能收之精通文艺之人。固二者所收效果,均不若戏剧之大”[7]。通俗教育会1918年3月11日成立戏剧研究社,实践了清末戏剧改良的观点。他们对民间剧本进行收集整理,并进行戏剧理论的专门研究,确定新时代编剧的标准,重点是处理戏剧的雅俗关系,也就是将西方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引入戏剧的问题,结果使戏剧的社会功能由封建教化变为反映民众现实生活。其次提高了妇女在艺术领域争取平等地位。天津南开学校所编《一念差》剧本的演唱者宋风云获得第一个女伶奖。近代戏剧改良运动从本质上讲,就是力图挣脱封建社会的羁绊。

评书因其脱胎于稗史和白话表达方式被封建士大夫轻视。但正因为其白话的特色被清末知识分子用来开启民智,“各处说评书的日以说书糊口,感人最易,不如召此项人限一个月教以新小说另其随处演说……比立一座师范学堂的关系不想上下”[8] 。随着新文化运动的推进,“评书入人最深,感人最捷,移风易俗亦与有力,实与社会教育至有关系,就通行评书加以改善并增选资料稗有益于世道人心,为社会教育之辅助”[9],评书研究社于1918年6月23日成立,由通俗教育研究会发给经费,并以评书人之常识与评书材料两项为改良标准。评书由草民艺术升入了国家艺术的殿堂。“戏剧词曲于通俗教育关系至钜,尽戏剧非于公共场所集合多人不能演唱而词曲则不拘场所,不论人数虽一人亦可奏演登场入室”。词曲研究社于1917年成立,词曲同样得到了改良。此外,通俗教育会还对当时中国的地方礼俗进行调查和整理,“非惟足以为异日改良风俗之资,抑亦修志书者之一”[10],这成为五四运动时期整理国故运动的先声,是近代以来知识分子认真地对大众文化进行审视和深入研究。

讲演股负责讲演,画报、白话报的审核等,。据1918年教育部统计,奉天有410处演讲所,居全国首位。全国平均每周演讲三次,每次平均听众在30-40人之间。设备先进,主题新颖的巡回演讲影响力较大,全国平均听讲人在80――50人之间。京师模范教育演讲所巡回演讲听讲人数自民国五年至七年,每年平均约二十一万六千余人。近代演讲从制度、内容、形式等方面与清代封建的宣讲区别开来。近代市民生活的变化急需要现代生活的知识。演讲规则中规定了“鼓励爱国”,“提倡实业”,“灌输常识”,“启发美感”,“注重体育”,“劝导卫生”[11]。它以史地、法律、卫生、教育等知识为主题,以白话文来宣传科学,市民近代化素质业得到了提高。演讲成为后来中共政治宣传的主要方式。

三、通俗教育研究会昙花一现的评述:

通俗教育研究会开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也是新文化运动的一个具体的实践。它以白话文为语言工具,通过小说、戏剧、讲演、评书等形式贯穿了新文化运动的核心精神,在意识形态领域实现由传统的封建意识形态向具有科学与民主精神的近代启蒙思想的转化。尤其对教科书、小学修身做法挂图和戏剧等进行了白话文的改进,并且出版了《白话演讲指南》等书籍,“以提倡道德浚发智慧且说明浅显图会精良合通俗教育之旨理”[12]。它是社会教育的一种特殊形式,很事宜中国社会的文化基础,比其他办夜校、识字班之类的社会教育见效更快,是精英文化走向大众文化历史轨迹中的一个重要链接。这些举措对“五四”知识分子走向民众运动有直接的推动作用。虽然通俗教育研究会对许多民间艺术的认识存有偏颇,但这并不影响其对近代城市生活和精神文明产生的深远影响。通俗教育实质就是资产阶级在共和制之下进行的文化建设,以替代封建文化的统治地位。它的出现和匿迹都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辛亥革命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首要任务是维护共和制和救亡图存。福建龙溪通俗教育会函请本会指示办法文中“通俗教育乃目前救国之展图”。民国初期,中国正在由传统农业社会向近代工业社会转化,人的生存和谋生方式多样化引起谋生与道德、谋生与国家关系的变化,通俗教育研究会是以“卫生、谋生、公众道德、国家观念之四主义”[13]为宗旨。蔡元培先生认为“今通俗教育研究会之设,所研究者即此使不平者渐跻于平之意也”[14]。

但通俗教育研究会在中国也难以真正的落土生根。近代中国由于殖民经济和封建割据的存在,全国性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全国性的资产阶级文化组织没有形成,各处的工作分散无章,所以它不可能将占人口多数的农民和近代城市化中的流民纳入通俗教育当中。从通俗教育研究会实践活动的内容、对象、和效果、影响范围来看,它是想通过城市大众文化向外辐射达到教育民众的目的,由于它的辐射力因缺乏政府的主导和深厚的文化基础而减弱。动荡分裂的军阀政权无法给这样宏大的社会教育保供障。通俗教育研究会由于资金缺乏,会员们工作纯属义务,他们寄希望于和平后的教育发展,但“国内南北战争直接受军事影响,国外则欧战连续间接受经济影响,欲求教育之发达诚为困难。”[15] 所以它追求的救亡和文化重建两大历史课题都没能完成。

参考文献:

[1][8]李孝悌 清末的下层社会启蒙运动[M]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1年,第96页,第69页。

[2] 贾丰臻.予之教育观.教育杂志[Z].第四卷六号.第135页..

[3] 贾丰臻.今后之教育界.教育杂志[Z].第四卷六号.第125页..

[4]南通通俗教育.教育杂志[Z].第四卷十二期.第89页..

[5]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三辑:文化.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52页..

[6] [7][14] 蔡孑民 在北京通俗教育研究会演说词[N] .东方杂志第14卷第4(1917-4-15).

[9] [10  [12] [15] 通俗教育研究会辑.通俗教育研究会第四次报告书[ Z].民国7年石印本,文牍一•十,议事录三•九,文牍二•七.,记事二•二.。

[11]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三辑教育.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824页。本段文章数字来本书第560-720页.

[13] 通俗教育发达之动机.教育杂志四卷六期[ Z] .第39页.
引用 任自言 2013-12-16 22:40
《中国评书艺术论》所说的评书研究会成立于1918年,吃老的帖子说该会是1916年成立,相差两年时间。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6 22:43
任自言 发表于 2013-12-16 22:40
《中国评书艺术论》所说的评书研究会成立于1918年,吃老的帖子说该会是1916年成立,相差两年时间。

我也注意到了时间的差别,待查。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6 22:51
其实,在陶钝同志主持曲协工作期间,为评书,为曲艺也做了不少工作。
引用 清平客 2013-12-17 12:59
关于潘诚立和评书研究会

    潘诚立(1872—1929),北京人,清末民初在北京说评书,擅长说《精忠传》、《明英烈》、《清烈传》、《隋唐》、《包公案》等多部书。自编有一套《明清野录》,叙李自成起义、吴三桂请清兵之事。因会说的书目颇多,被时人誉为“潘记书铺”。北京的老听众称赞他学识渊博,艺术精湛,说书时文武兼备,文雅脱俗,声音洪亮,抑扬有致,能做到“表、白、评”浑然一体,把书说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尤以刻画人物细致、描述人情世态深透见称。他有时一个扣子能说几天,如说《精忠传》中“岳云锤震金弹子”,说到岳云把锤举起就要往下打的时候,戛然而止,回头再说前几天的“倒笔”书,一直说到关铃报号,才又返回来说岳云用落马分鬃锤打死金弹子,说得头头是道,扣人心弦,听众听来不但不觉絮烦,反而津津有味。他还常把时事新闻穿插书中,嬉笑怒骂,鞭辟入里。

    潘诚立的书外书堪称一绝。20年代,他曾到沈阳说《精忠传》,却比不过当地说此书的名家李庆奎、梁殿元,一气之下回北平研究了五年《精忠传》。再次返沈,张作霖闻讯,请他和李、梁二人比赛说《精忠》。潘诚立说的回目是“虎帐谈兵”,他从岳飞进元帅张所大帐说起,说到张所考岳飞,岳飞对答对流,直至岳飞出帐,两场书的内容整整说了三个月。每说到一部兵书、一件兵刃、一种阵法,就引出一串掌故,从春秋战国、秦汉三国、两晋隋唐,一直说到北宋英雄、南宋名将,洋洋洒洒似一部古代军事史。张作霖大喜,赏给潘诚立一大笔钱。潘诚立在沈阳赛书夺魁,一时传为佳话。

    潘诚立为人谦虚有礼,开书前经常主动向听客请教。他曾得到武术家芮沧石(清末湖广总督瑞澂之弟,名武术家大枪刘之弟子)的指点,芮给他讲过不少武术招数,所以他说的刀枪架儿与众不同。他自己在场上常说,他对《明英烈》中八红、八黑,原来开脸儿总分不清,后来经过老听客的指点才得以分清了,比如“面似吹灰”和“面如赤炭”怎么分别,就是老听客告诉他的。他所创造的“八红”、“八黑”脸谱,依色样、程度不同,“八红”分为:面似朱砂,面似鸡血,面似赤炭,面似重枣,面似胭脂片,面似生羊肝,面似吹灰,面似蒸笼蟹;“八黑”分为:面似烧炭,面似生铁,面似锅底,面似乌金,面似烟熏灶染,面似老茄皮,面似生水蟹,面似鼍背”。这十六个“脸谱”,后来为评书界广泛使用。

    潘诚立还是北京评书界的著名活动家。民国五年(1916)他继任为评书研究会会长。他与名誉会长刘葆初密切合作,为团结评书艺人、发展评书艺术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他的主持下,评书研究会曾对当时北京流行的几十部大书进行鉴别,公布了可以演述、可以加以改正的评书计29部,其中袍带书13种,短打书13种,神怪书2种,谈狐说鬼书1种(《聊斋志异》),这是艺人首次对北京评书书目自觉进行的分类研究,对北京演员选择上演书目起到了指导作用。潘诚立还以北京评书研究会会长的身份三赴沈阳,与东北评书艺人和奉天评词研究会(民国九年成立)进行艺术交流。民国十四年刘葆初病故后,评书研究会会务全由潘诚立独自管理。直到民国十八年七月他逝世,评书研究会才停止活动。

    潘诚立有弟子张豫兰,得其《精忠传》的真传。晚年又收弟子李豫鸣。李豫鸣在北京书坛上以说《清烈传》和自己重编的《龙潭鲍骆》享名。

(2007-10-24,在下整理发帖于中国评书论坛)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7 15:48
清平客 发表于 2013-12-17 12:59
关于潘诚立和评书研究会

    潘诚立(1872—1929),北京人,清末民初在北京说评书,擅长说《精忠传》、 ...

谢清平客兄。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12-17 15:56
看了这个资料有两个感想:
第一,在“郭骂”和“封郭”事件中,艺人要是有个自己的行业公会多好。
第二,前些日子翻《陶钝曲艺文选》,虽然有那个时代的印记,陶钝同志还是为评书等曲艺事业做了很多事儿。联想现在,说不好相声吧,也当不好行业组织的领导,写字好吗,连匠气都算不上,只会说“我告诉你们领导,支持你们”。

查看全部评论(13)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0-19 13:26 , Processed in 0.232835 second(s), 2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