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演出评论 2012年度 查看内容


尹笑声加演慰首长,黄铁良楞充莽撞人。老中青合作群八扇,众友团齐贺十三点!

作者:小棒槌


发布时间:2012-8-28 16:29|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8775| 评论: 21


   
    众友团十三的庆典演出的时间恰巧在一个京津两地演出旺季档期,前前后后有北京王玥波工作室成立的庆祝演出,天津管新成的专场,马六甲的专场,西岸相声会馆两位电台力捧的青年演员专场,后面马上会有“走出去的相声节”全国巡演——众友的演出是十三年庆典的名义——不是什么重要的或者好彩头的年份,总之冷眼看去,这演出卖点不多。
    我到的并不算早,提前半个多小时,谦祥益的园子还并未上座,貌似冷清。上楼和史兄、肉肉、松鹤闲谈几句,开场前10分钟左右再下楼,八成座。而且这场的观众并不过分吵闹,貌似大多就是为听众友而来,不像那几场青年专场,捧角的为主,少部分听活。
    管新成开场《三打白骨精》。这是短期内第二次听他这段节目,上次听后我对当场他的表现评价是:近年来我听过最好的快板没有之一。这次的评价肯定不如上次了,但也很不错,当然后来返场时小管向观众致歉才得知他正好有些感冒身体小恙,也就难怪了。其实我也没指望管新成跟孙杨赛的,一下水就破世界纪录,每场都是“最好,没有之一”,不可能。不过管新成应该算稳定的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准上了,这就有了类似体育比赛中所谓的“强队气质”了,有水平的因素,有自信的因素。水平是量的积累,是前提,自信的突破是促成质变的直接诱因。对于小管而言,这个直接诱因会不会和演了电影有关?
     第二个节目侯博山、陈鹏《六口人》。我对这二位青年演员比较眼生,但他们一上台,我就觉得逗哏的侯博山很像梁家辉!当然不是《情人》或者《东邪西毒》里的梁兄了。剃光头青头皮的小侯很像《火烧圆明园》里生日当天闹肚子的咸丰——没多久就驾崩了。这不全是玩笑,确实有些形似。陈鹏面相很有人缘。别小看长相,相声相声,相貌很重要。可惜这对先天貌相很有特点很适合说相声的青年演员水平一般,语气和节奏掌握还有差距,对包袱的串联和使用还显得不够自然。《六口人》这样的作品皮薄,但侯、陈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台下观众注意力开始分散,其实我看在观众分神之前侯、陈早已经走神了,特别是侯博山,眼神多次游离,和台下某一角落的部分观众过多交流,牵扯他的注意力,演出效果不佳和此有一定关系。
    第三个节目从开始检场的就与众不同,场面桌上添了好多零碎,甚至还有小喷壶,到报幕的出来,观众发现是管新成,好奇心更重。其实提前披露的节目单倒也泄密,因为报幕员王帅的节目所以小管报幕不为怪。直到张尧上场说了几句台词,我才想起来这段《最佳顾客》就是当年单联丽、赵伟洲表演过的那段。这个作品还是不错的,属于表演相声,更像一段以台词为重点的小品,但对表演很为吃重。我始终认为舞台剧表演难过影视,小品表演难过舞台剧大戏,表演或者叫化妆相声要难过小品,原因就是表演的辅助手段越简单,难度越大。而这两位年轻演员很显然还胜任不了这样的难度,原作的包袱口效果都没有出来。舞台表演要么不动,动必须到位,以有限的舞台塑造无限的生活,抽象的模拟刻画具体的形态,这些都对演员的形体造型和动作表现有很高的要求。如果打分的话,这段节目我给50分,不及格。
    单从前三个节目看,演出效果很一般,距离我的心理预期有很大差距,当然,俗话说得好,前三出没好戏,可后面能逆转吗?我开始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出现了。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小棒槌 2012-8-22 23:06
明日早起,今天早睡,二本明晚接演。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2-8-23 00:38
这个大扣子留得,题目里面那些个一门没有,就为了拢人啊
引用 traste 2012-8-23 10:46
这都快11点了!咋还不更新呢?
起没起啊这是?
引用 顺其自然 2012-8-23 12:22
traste 发表于 2012-8-23 10:46
这都快11点了!咋还不更新呢?
起没起啊这是?


起了,刚在微博上与愤青较劲呢。
引用 海客 2012-8-23 16:18
众友的老先生们承接的是民国相声的余绪,如今这微弱的余绪又要转到年青一代的手里了。

之所以说是余绪,一则这十几年的茶馆相声从精神上是承接民国之前的相声,二则这些“绪”是经过五十年的折腾而余下的,如今的老先生们备受赞誉,但与他们的父师辈相比,已经遗失了很多了。

再转给年青一代,还能剩多少?年青人准备好了吗?
引用 小棒槌 2012-8-23 22:33
    虽然前三个节目都没有充分发挥,但观众总还是有担待,因为说实话,真不是看这几块活,看这几个演员来的,都憋着后面的老演员呢。说到这,宕开一笔,说说众友的演员阵容,兼聊聊其他兄弟团体。我在当天开场前的微博里调侃众友是“亚洲第一天团”,这都是台湾综艺节目的口风。不过环顾现今,天曲、北曲、中广说唱式微,铁路痛失小侯失去锐气与核心之后,专业团体中已经没有“梦之队”级别的阵容了,甚至都很难真正凭自身阵容拿出来一场过硬的相声专场。各民间团体迅速崛起。在相声的演艺市场上,有点专业团体“秦失其鹿”,民间团体“天下共逐”的局面。在逐鹿的诸雄之中虽然也有济南、南京、上海等等华东、甚至华南、西南、西北的民间团体小有名气,但主要还是以京津两地为主。简而化之,在京津两地的民间团体中,我始终认为阵容配备的实力厚度首推众友,可以用老中青三代各有代表,而且具备“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的能力(五角大楼语),形容众友人才储备雄厚,实力强劲。但近两年来,由于各种原因,人员配备有所削弱,一方面因为老年队伍更趋高龄,更主要还是中青年力量发展遇到困难和瓶颈,九爷早逝和几对实力组合裂穴都是直接影响众友团队成长的原因。甚至我认为现今众友在青年演员的储备和实力配备方面,已经不及兄弟团队哈哈笑。虽然刘、谷在青年一辈中可称领军,且刚刚实至名归夺取金奖,但哈哈笑刘、许日趋成熟,张攀、刘铨淼又迅速崛起,杨化然、林可夫与高玉凯、王善勇两对也小有名气,令刘、谷不能独专,而众友团此前颇被看好的张楠、刘磊现今很少配合实为憾事,王友如、张尧组合最近也很少配合,这些都使得众友的青年力量形成了刘、谷组合一支独大的局面,对刘谷是好事,对众友是危机。所以本场演出,前面青年演员的三个节目不佳绝非偶然。除去管新成由于感冒有偶然因素以外,更多是实力和搭配方面的硬伤。
   
引用 小棒槌 2012-8-23 23:32
本帖最后由 小棒槌 于 2012-8-24 11:03 编辑
    按照预定的节目安排,第四个节目应该是黄尹的《新编俏皮话》作为中轴,但上来的是尹笑声、邓继增的《学吃喝》,也就是尹爷版的《五兴楼》。这个节目在公布的节目单中是根本没有的。本来根本没有尹、邓的组合,这个节目安排和人员安排让我这样事先知道节目单的观众颇为诧异,是加演还是节目调整,为何会有如此变化,后面节目会相应如何调整,都是疑问,而且由于近年黄铁良身体状况,不得不让台下观众担心此变化是不是由于黄爷身体不适而不得以为之?台下观众带着疑问与担忧,台上的尹爷已经开始入活。老演员的使活和青年演员的表演甚至让人错觉这根本就不是同一门艺术,就像很多球迷都认为男排和女排根本不能算同一种运动一样。尹爷使活从来在节奏上都是慢慢悠悠的,交待情节特别耐心,铺纲一丝不苟,也绝对没有多余的散碎包袱,就是讲故事,绝对不在入活阶段过分追求效果,动作、表情都不夸张但是配合语言相当自然而且到位,所以像《学吃喝》这种几乎没有过多包袱的段子而且可以说是臭遍街,观众都能倒着默写的节目,老头使活的过程中,观众不酥粘,认真听,虽然他们都知道后面的情节,其实这就是相声应该的魅力,所谓语言的艺术。当一切都按照演员的构想准确的进行的时候,效果自然会出来。演员的功力,甚至演员的自信都是令人吃惊的,必须极度的准确,所谓“死纲死口”。死纲死口其实绝非每次说同样不变的台词这么简单,因为同样的台词如果不能产生同样的效果,必然导致演员调整表演,死纲死口也就无从谈起。由此可见,死纲死口这种精确的前提是演员功力和自信。仅举一例足以说明其中奥妙,这段《学吃喝》在描述学习吃喝的模仿者(尹爷爱抓何德利的哏)模仿的过程时,讲述到模仿者从滚烫的面汤碗中用手拎出几根面条被烫的难以自持的时候,无一例外场内观众会有笑声,台下会有比较热烈的反响。其实这个描述本身并没有包袱,但这个地方观众必须有反应,否则底包袱没法抖,因为尹爷后面有一句几乎从来不变的台词“您想我在这儿学他,您坐台底下听都乐了,我当时面对面看着他我能不乐吗?”由这“一乐”抖出“二龙吐须”的底包袱。您设想一下,如果任何一次到这个地方观众不乐,那后果都是难以想象的,直接影响底包袱效果。由此我说尹爷这段《学吃喝》虽然火爆程度肯定不能和某些作品相比,但从表演的技术含量上看,属于教科书级别的。另外邓继增的捧哏台词设计也堪称“绿叶型”量活典范。如此一块一头沉的作品,其实量活的邓继增拢共说不了一百个字,但是绝对不轻松,表情配合使活演员的情节并暗示观众是基本工作,此外在一些裉节貌似随便的台词安排对节目的最终的整体效果成功意义重大,甚至可以说是关键,比如说,逗哏演员在介绍到“五兴楼”(尹爷节目中为鸿起顺)之后要引出一位饭馆服务员“王师傅”,这个人物并不起眼,却是这块活后半部分的“胆”,没有王师傅故事无法展开,没有王师傅的配合就没有矛盾冲突,所以这个人物的合理与真实十分重要,邓继增在捧哏时很简单的用一句“王师傅可是个相声爱好者”把王师傅与逗哏演员以及何德利相熟这个情节铺垫的入情入理,为此后其配合二人无厘头的吃喝比赛作了逻辑前提的准备,有了这样合理的矛盾冲突和逻辑脉络,才能确保逗哏演员始终抓住观众注意力,带领观众入情节并实现前文所说的演出效果。这些细节决定结果,合理产生包袱的表演方法和艺术认知是现今绝大多数青年演员甚至大蔓所不能理解与接受的,不能不说是相声的悲哀。观众虽然没有仰面大笑,前仰后合,但是传统相声的魅力让所有人都有一种阴谋参与者成功后的愉悦——都很入戏。获得快感的观众都是慷慨的,花篮让两位老演员必须返场上《拽子说书》,依然是常用的一段小段,死纲死口,广播体操一般没有变化的形体模拟,但是每个动作都准确到位,自然要了一个满堂的彩声。老演员的表演很多时候就是一部调教良好的机器运转,貌似波澜不惊,但总能输出惊人的效能。当然一直到二位老演员下场,观众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上来。这个谜底后来我是通过看《相声界》网站上“顺其自然”兄的演出评论贴我才了解些内幕,因为当天有北京来的首长专程来听尹爷,所以加演此场。哈,领导的特权有些时候也不全是令人憎恶的。
引用 海客 2012-8-24 00:29
小棒槌 发表于 2012-8-23 23:32
观众虽然没有仰面大笑,前仰后合,但是传统相声的魅力让所有人都有一种阴谋参与者成功后的愉悦——都很入戏。

合谋,这比知音可亲多了!
引用 小棒槌 2012-8-24 01:14
本帖最后由 小棒槌 于 2012-8-24 08:32 编辑
    尹笑声的加演,打乱了原来的演出安排,由此导致的最直接,最有挑战性的问题就是谁来接场?唯佟守本耳!佟守本,我评价其为“准大师”。按照侯跃文提出的相声大师五点标准:表演、创作、理论、教学、评论,来衡量,除去“评论”这一项貌似并无显赫建树,佟老师都不用过谦。而“评论”随着年龄、资历的积累,并非难事。其实用小侯的标准认定佟守本“准大师”纯粹是我的玩笑,我自己自有衡量的尺寸。虽然冠以“准”字,但不吝把佟守本放到“大师”级别去鉴别,比较,挑剔,最重要的原因是佟守本在按照一条符合相声规律的艺术道路摸索和成长。良好的艺术基础,和审慎的艺术选择,决定了在佟守本的身上具备有朝一日其正式跨入相声名人堂所必须的表演气质和舞台修养。而多年从事教学工作所积累的理论以及对相声人才培养的贡献,特别是亲传弟子的成熟与成功,都令佟守本在同龄相声艺人中更具备未来成为大师的资本。在陈鸣志早逝之后,佟守本的存在更显的珍贵。提到艺术的选择,必须要说一个问题,就是“会而不演”。佟守本从小坐科,接触老艺人,其对传统的继承绝对不会比某些青年的相声大蔓少。但其并没有像某些演员出于商业的考虑,把“会几百段”作为卖点,而是根据自身的条件,比如年龄、气质、能力,进行选择,同时对一些节目做适配性的二度创作,有一些节目40岁不演放到60岁再演,有一些节目当年常演,如今果断放弃了,所以虽然佟守本年逾花甲,但我们依然能感觉他似乎在不断的成长,还能有提升的空间。这也是我谓之为“准大师”的一个重要原因,刘宝瑞讲话儿了:不拘数!总说文哏相声,近年来佟守本的相声我认为就是文哏,以说为主,作品主题和表演方式追求格调。但是这段《忘戏词》佟守本还是不可避免的加入了一些学唱的桥段,佟的处理还是很得体的,虽然学唱并不见长,坚持不歪唱,不刻意在学唱上要尖,只是服务于作品叙述的需要。总之整个作品表演“小知识分子”气息很重,典型的佟守本风格。张永久临时搭档为佟守本量活。永久老师是万能型量活演员,天津文艺广播的编辑梁文逸老师讲话:永久和谁搭档我都喜欢他!!
    黄铁良、尹笑声接场《新编俏皮话》。“新编”是因为作为一个二人常演的老节目,又有所变化,加入一些新的元素,比如“神九”、“蛟龙号”之类的时事词汇,老演员求新求变的精神需要年轻人学习。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因为老活下挂比新活还难,二位演员年岁又高,所以在表演过程中出现多处忘词、吃栗子的情况。说实话,像我这样的观众就喜欢这种场面,倒不是我心理阴暗,道理很简单,就像集邮或者其他文物收藏一样,错版或者孤本的都是值钱的。刚才还提到了,艺术家都死纲死口,只要演对了每次都一样的词,听过一回艺术家出错这以后都是资深听众的资本和宝贵经历。当然台上的演员不这么认为。返场时,黄铁良特意托付致意,表示新下挂的作品,希望观众担待。面对如此高龄的老演员,观众自有几分包涵。
    刘、谷能被安排接黄、尹的场足以说明能力等到老前辈以及观众的认可。这也是本场演出再次出现青年演员。虽然刘、谷实力不俗,但是其表演的风格立刻让观众明显感到和前面的老演员有很大的区别。我前面说过,直接的比较之下老演员说的相声和青年演员说的相声甚至都不是一个曲种,主要体现在语言的语气与节奏,作品结构的设计等若干重要的方面。刘、谷《瘦身传奇》属于现时比较典型的新相声风格,没有梁子,也就是没有明确的作品主题和故事情节主线,只以“减肥”这个抽象的概念作为所谓的线索组织、串联包袱。作品没有什么深入评价的价值,刘、谷的表演要达到效果必须有过硬的技巧,也就是说只能通过炫技取胜了,万幸刘、谷配合熟练,两人之间捧逗、翻逗的筋劲尺寸倒也准确到位,所以包袱都能达到效果,给人一种比较火爆的感觉。这也是现下青年演员的普遍情况,作品的选择或者创作片面强调包袱,技巧好的,场面火爆,听着过瘾,能立起来几段“月抛”型的作品,技巧不好的,外行都能看出来洋闹。刘、谷作为很有实力很有前途的演员,特别是立足于传统的情况下,应该加强对传统节目的发掘和二次创作,在这方面刘、谷还有差距,表演上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应该寻求更大的突破。
    攒底节目是群口的《八扇屏》尹爷捧哏,其他四位演员共使四扇。作品针对本场的演出形式作了修改,比较得体,个人猜测应该是佟守本的手笔。毕竟是老活,不需过多对作品点评。说说演员。四个人轮流使,二老二新。有几个特别亮点,刘国君虽然以说见长,但是还确实很少听刘国君使贯口,这次使“小孩子”让我对“体重与相声表演的关系”这一课题有了深刻的认识,太胖了会影响气口,刘国君嘴皮子功夫毋庸置疑,可是这大胖身子是负担,对贯口的效果有直接影响。朱永义明显见老,我一直把朱永义归入实力派,属于众友团队重要的成员之一,但搭档的变换对其影响较大。这场朱永义的亮点就在于假牙使贯口,按体操说法这是有难度加分的动作,朱的贯是被我认为很好的,戴了假牙还能不错说明水平!黄铁良使“莽撞人”本来应该波澜不惊,但是黄爷如今是动过心脏支架手术的人了,近来年龄、身体对演出的影响越发明显,特别是本场演出前次出场已经有滚口、忘词在先,所以老头使“莽撞人”从开始我就捏着一把汗,看得出来捧哏的尹爷也顶瓜,唯恐不慎影响了他,造成忘词,还好黄爷发挥出色一气呵成,老头可能是一时兴起,后面从张飞上桥就没怎么换气,要这快、脆的劲儿,最后多少有点气短了。高龄演员以后还是谨慎使贯!
    这场演出,尹笑声使一个,捧两个上了三个节目,中轴之后几乎成为他的个人专场,黄铁良也两次出场,再加上佟守本,可以说在老将压阵的情况下,整场演出效果最终逆转,说明众友毕竟实力雄厚,观众在满意的获得一次典型“众友”风格的艺术享受的同时,是不是也对众友一直高度重视的接班人问题怀有丝丝的隐忧?如果说青年人尚有时日,那众友的问题是不是还是出现在随着佟守本、朱永义、陈鸣志或开始步入老年或已经作古西去的情况下,中年人这一档实际上已经人才匮乏?而众友的人才断档问题是不是整个中国相声界的通病?相声的机遇也许是危机刚刚开始。
引用 海客 2012-8-24 02:17
小棒槌 发表于 2012-8-24 01:14
刘、谷《瘦身传奇》属于现时比较典型的新相声风格,没有梁子,也就是没有明确的作品主题和故事情节主线,只以“减肥”这个抽象的概念作为所谓的线索组织、串联包袱。作品没有什么深入评价的价值...

的确,这是一段典型的形散神也散的作品,要想成为代表作,分量不够。
引用 言之 2012-8-24 06:57
令人肃然起敬的评论。不可或缺的相声艺术知音也!
引用 小棒槌 2012-8-24 08:17
  昨天到后来,犯困,介绍黄铁良使“莽撞人”,写成“浑人”的事了,还浑然不觉,就睡觉了。一觉醒来,竟然自己想起此事,一身冷汗,赶紧上来修改。这错怎么出的都莫名其妙,就跟说瞎话似的。 人的记忆思维很多时候就是很神奇!
引用 任自言 2012-8-24 08:47
那个北京领导要听“尹爷”啊?
引用 王波海 2012-8-24 09:33
那天在电视里看赵津生说这段《学吃喝》,头回听,很惭愧。
引用 narshi 2012-8-24 11:59
五兴楼是传统段子吗,还是现代的作品?
引用 dadako 2012-8-24 15:22
小棒槌 发表于 2012-8-23 23:32
按照预定的节目安排,第四个节目应该是黄尹的《新编俏皮话》作为中轴,但上来的是尹笑声、邓继增的《学 ...
来了谁了?
引用 沙程浩 2012-8-24 15:48
“以有限的舞台塑造无限的生活,抽象的模拟刻画具体的形态”、“典型的新相声风格,没有梁子,没有明确的作品主题和故事情节”------小老板这些话说相声的该写在小本子上。
引用 沙程浩 2012-8-24 20:11
小老板曾和我说他把相声看的很神圣,看了这个点评更有了这样的印象。又想起当年和言之的那个“京剧和相声不能论哥们”,还有什么“能听京剧比能听相声不容易,乱演京剧比瞎说相声更不容易”,不行,这事没完,哪天还得跟他理论理论。



引用 言之 2012-8-24 21:22
沙程浩 发表于 2012-8-24 20:11
小老板曾和我说他把相声看的很神圣,看了这个点评更有了这样的印象。又想起当年和言之的那个“京剧和相声不 ...
老先生这韧劲儿可是比不了。

查看全部评论(21)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0-17 13:53 , Processed in 0.191953 second(s), 2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