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王天宝讨饭

发布时间:2012-5-16 11:39|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6529| 评论: 0


新编王天宝讨饭子弟书词全卷

人生在世命由天,男要忠孝女当贤。
财过北斗端个碗,瓦屋千间住一间。
命穷的人数范丹,梁灏八十中状元。
石崇豪富今何在,哪有明朝沈万三?
劝明公,耐贫寒,秉正心田自有天。
京南有个王天宝,亚赛前朝几辈贤。
王天宝,住茂州,先富后贫度春秋。
皆因书生年幼小,父亲忠厚母温柔。
十二岁,定下亲,岳父居住李家村。
村中有位李名贵,家中豪富广金银。
李名贵,王自有,门当户对定下亲。
王家运败遭天火,万贯家财被火焚。
李家富,王家贫,男长女大总成人。
择定良辰黄道日,腊月十八过了门。
夫妻俩,美婚姻,可喜才子配佳人。
拜了天地洞房入,两朵鲜花共一盆。
交杯盏,酒满斟,夫一巡来妻一巡。
子孙饽饽长寿面,贺喜亲朋挤破门。
海棠女,偷眼观,瞧见女婿吃一惊。
模样虽好衣裳旧,布袍布褂是毛蓝。
白布袜,足下穿,厚底云鞋甚不堪。
头上缨帽自来旧,荷包手巾配火烟。
海棠女,滚泪淋,暗叫爹娘二双亲。
将奴许配穷汉子,到了九天怎回门。
李门中,有高亲,女婿贫穷不如人。
今日幸而全未到,别叫奴家发恶心。
正生气,粉面嗔,筵席一毕散诸亲。
谯数上面起更鼓,书生进房笑吟吟。
铺下被,要安眠,海棠姑娘把脸翻。
你要睡觉地下睡,劝我铺盖难上难。
满身油泥别混沾,休要对面惹厌烦。
天宝闻听面笑说,初婚夫妻休耍玩。
佳人说谁与你玩,与奴说话算高攀。
奴家本是千金体,你身不值一百钱。
我家豪富有银钱,又有吃来又有穿。
穷人怎娶富家女,怎么睄你怎么烦。
你的衣裳针线连,上面补丁有万千。
浑身臭气恶死我,离奴远些少近前。
饿的焦黄真可怕,长的头发贴成毡。
虱子管保有万千,活活今日出了蛆。(这两句是不是该倒一下顺序?)
王天宝,活气颠,贱人说话小看咱。
生气就在地下睡,铺下草帘地枕砖。
睡不着,装袋烟,爬将起来打火连。
急忙装袋棉花叶,驳杂驳杂且吃烟。
海棠女,用眼观,瞧见丈夫地下眠。
若要叫他又发躁,地下冰凉受了寒。
俏佳人,左右难,故意问他吃甚烟。
叫声他呀给我火,天宝说要火给钱。
佳人说,你太憨,穷的胡思乱想钱。
世上哪有这贵火,天宝说是脸面钱。
佳人说再不吃烟,为甚花这厌子钱。
天宝说缺坏不要,单要周元罗汉钱。
佳人说,逼杀咱,瞧你老实更难缠。
咱俩拉到别对嘴,说出总是奴不贤。
天宝说,什么贤,从今你我两无牵。
头晚你就瞧不起,久后也是不香甜。
佳人听,泪扑簌,强人你今欺侮奴。
方才说的玩笑话,望你担待奴糊涂。
你再生气奴就哭,锻被绸褥与你铺。
皮箱现有银五百,奴家帮你好念书。
天宝说,少咕噜,不使你钱不念书。
男儿自有冲天志,贱人银子我不图。
到明晨,太阳出,天宝开房出家门。
越思越想越生气,别了贱人把气伸。
迈开步,出茂州,天宝愤志闷悠悠。
顺着大路往前走,寻茶讨饭到苏州。
小书生,泪眼流,中华胜地人密稠。
两边俱是绸缎铺,真热闹看不到头。
有财主,本姓刘,厅堂大厦住高楼。
此人名叫刘君弼,所生一女性温柔。
这姑娘,叫玉秋,诗词歌赋熟五经。
描鸾刺凤手头巧,千娇百媚体风流。
刘君弼,终日愁,织女终须配牵牛。
要与女儿成配偶,万贯家财陪玉秋。
正出门,一抬头,看见花子泪交流。
年轻幼小多稳重,此人不象本苏州。
王天宝,泪扑簌,拉住老者不住哭。
可怜小生年幼小,饥饿难当六亲无。
刘财主,叫一声,你今随我在家中。
领着天宝到家内,眼望安人说分明。
老安人,叫相公,为何来在苏州城。
家住哪州并哪县,怎么落的这般穷。
王天宝,把身躬,小生住在茂州城。
先富后贫难度日,来到贵处找亲朋。
刘员外,老院君,俱爱天宝有斯文。
商议先认螟蛉子,各行买卖靠此人。
王天宝,机会临,遂了员外安人心。
玉秋女儿十八岁,将他招赘在家门。
择吉日,选良辰,天宝在此又招亲。
苏州住了十二载,不知父母存不存。
父与母,想儿身,准备不住泪淋淋。
买下绫罗与绸缎,雇下船只回家门。
海棠女,守贞节,孝敬公婆二双亲。
自己万财开座店,公婆执掌甚遂心。
奴的父母劝奴身,不如改嫁另出门。
奴家死为王门鬼,守他终身不嫁人。
王天宝,起了身,四月初一到家门。
儿子住在父店内,父母妻子不知闻。
这一日,天色明,天宝店内闲散心。
厢房住着他父母,须发皆白二老亲。
又观看,女佳人,年纪不过有三旬。
细看好像李氏女,贱婢还未改嫁人。
李氏女,洗衣裳,天宝这里暗思量。
绫罗绸疋沾上水,试试了头良不良。
绳子上,晒衣裳,佳人一见脸气黄。
哪里客人这么野,调戏奴家欺你娘。
天宝说,休发狂,大爷衣裳并不干。
借点光儿晒晒吧,你要动动是饥荒。
今夜晚落了太阳,我铺草帘当牙床。
枕着砖头地下睡,你再要火算平常。
李氏女,细端详,好像丈夫回家乡。
急忙走入上房内,尊声公婆二老亲。
你儿子,回家乡,二老闻听喜非常。
急忙来到前店内,手拉天宝叫儿郎。
父认子,母认郎,李氏佳人走出房。
叫声夫主真心狠,也该想想二爹娘。
叙离别,落太阳,酒饭一毕各回房。
今又洞房花烛夜,旧房复改作新房。
他夫妻,乍团圆,男欢女乐非等闲。
次日天宝去发货,四月以内发货完。
辞父母,要回南,又与父母留养廉。
为儿南边去办货,过年四月必回还。
又别过,李氏妻,离家坐船上了南。
那日到了苏州府,下船又到刘家园。
岳父母正得了病,一日双双染黄泉。
发送二老入坟内,又对刘氏说实言。
所有家产全都卖,雇下回北大江船。
夫妻一同回故里,父母夫妻大团圆。
这是天宝一生事,留与人间作笑谈。

(大楼东打字录入,清风不识月朗校对。)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0-17 13:55 , Processed in 0.120752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